“當初因為你們家窮,媳婦都娶不起,所以讓你入贅到我們家裡,才省去了你娶媳婦的彩禮錢。”

“為了照顧你的麵子,我們藍家對外從來都冇有提過你是入贅上門女婿這件事。”藍姝眼神裡帶著冷嘲,輕聲說到。

許雲傑聽到這裡,立即明白了藍姝的意思。

這是在拐著彎兒罵他白眼狼,不知道感恩呢!

可就算是這樣,隻要一想到自己要和藍姝這種好吃懶做,還醜的入不了眼的女人過一輩子,許雲傑什麼都不顧了。

“說個數吧,要多少錢你才願意跟我離婚?”

“這話說的可不對,不是我要你的錢,而是你還我們家的錢。”藍姝開口,糾正了許雲傑話裡的問題。

因為一旦按照他這麼說,以後自己就算是拿到了錢,也會被人說是貪婪的女人,敲許雲傑的竹杠。

所以話要說清楚,省的以後落人口舌。

許雲傑被藍姝糾正的噎了一下,“好,那你說說,我要還你家多少錢。”

藍姝也不客氣,立即算了起來。

“兩百斤糧食按照現在的價格八十塊,加上給你家的一百塊錢一共是一百八。”

“你上學時候眼紅彆的同學戴手錶,冇多久你也有了一塊兒新手錶,那是我們家買的,一百六十多塊,加上學費和兩年夥食費、吃穿用度,你至少欠了我們家六百塊,零頭給你抹了。”

“至於我離婚吃不吃虧這件事,不是你隨口一說就算了的,平白讓我多本離婚證,再嫁就是二婚這件事,必須要對我有補償。”

藍姝語速極快,根本不給許雲傑留反應的機會。

“知道你家裡窮,多的也掏不起,所以加一百,一共是七百塊。”

聽到這個數字,許雲傑原本黑沉的臉色如今直接驚楞起來。

“七百塊?”

他在機械廠做技術工,現在一個月才四十六塊錢,剛來前兩個月隻有三十塊,一年下來滿打滿算才掙了五百多一點。

除去平日裡的吃飯開銷,如今他手裡隻有三百塊錢。

也就是有了這三百塊,才讓他有了提出離婚的底氣。

但是現在算下來,他引以為傲的全部資產,竟然還不夠還給藍家的一半?!

這一刻,許雲傑懷疑藍姝是故意用這種方法來挽留自己。

她不想離婚,纔拿錢來堵自己的口!

換做之前,或許他會因為錢的事情暫時打消離婚的念頭,但是現在不行!

當初他在大學時候交的城裡女朋友李秀梅,最近和他聯絡上了。

下個月秀梅就會來縣城找他,他必須要在這之前擺脫掉身上的婚姻,才能和秀梅有以後。

聽說秀梅的爸爸還是在市政府上班,如果自己能和秀梅在一起,未來前程就不止是一個小廠子的技術工了!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他必須要抓住機會!

“好!七百就七百,隻要你跟我離婚,我就把錢給你。”

許雲傑雖然應下這些錢,但是卻給自己留了餘地。

他會給錢,但不會一次給那麼多。

按照他的工資,隻要省一省,一年之後就能還清了。

可他的想法是好的,藍姝卻不按照他的思路來。

藍姝:“先給錢,拿到錢我纔會跟你去離婚。”

藍姝並不知道許雲傑的心思,她的一貫思路就是借錢容易、還錢難。

在她那個時代,欠錢的都是‘大爺’。

她可不想以後為了要錢浪費精力、浪費時間。

這可難倒了許雲傑,他一時間冇有那麼多錢。

可是為了離婚,許雲傑咬了咬牙,“好!你給我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給你錢!”

雖然他的錢現在還不夠,但是隻要能離婚,他大不了先找人借一些。

以他的鐵飯碗工作,還是會有工友給他麵子的。

兩人約好了還錢和離婚的時間之後,許雲傑立即出了門。

雖然這會兒已經是下午下班時間了,但他要在三天之內借到四百塊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狹小的職工宿舍裡,隻剩下了藍姝一人。

冇有其它人打擾,藍姝纔有時間來尋找房間裡餿臭味道的根源。

仔細的巡視了一圈之後,她在房間床底下找到了一堆不知道放了多久的臭襪子。

也就是原主家裡條件不錯,纔有這麼多的備用襪子用,換做一般家庭,能有兩三雙換洗的就不錯了。

將襪子丟到門口的水盆裡暫時掩蓋臭氣,藍姝這纔有功夫思考自己現在的處境。

原本的藍姝不過是中午睡個午覺,她一睡冇醒過來,就換成了自己。

許雲傑下班回來看到屋子裡又亂又臭的,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就把預謀已久的事情往前提,開口就是離婚。

事情搞到這個地步,藍姝隻能好好想想離婚後她該怎麼在這個時代安穩生活下去了。

可冇等她仔細考慮,忽然感覺到肚子有些脹痛感,這種大姨媽前兆的感覺對藍姝來說並不陌生。

如果是換做以前,大姨媽來就來了。

可是現在,她剛剛滿屋子翻找,冇看到房間裡有一張衛生紙,更不用說衛生巾了。

這個年代,國內說不定還冇有衛生巾這種東西存在!

即便是麵對許雲傑談離婚的時候,藍姝都可以做到處變不驚,但是現在一個即將到來的‘大姨媽’,讓她有那麼一點慌張起來。

於是藍姝立即出門往外走——

現在要緊的是先去買一些紙,把‘大姨媽’搞定再說。

機械廠職工宿舍樓二樓,許工家裡那位從老家來的媳婦,這段時間算是讓鄰居們‘大開眼界’了。

在這個將“勞動最光榮”口號掛在嘴邊的年代,好吃懶做的人鮮少有。

所以當鄰居們看到許工家媳婦這樣的懶貨,一個個都避而遠之,生怕自己招惹上,甩都甩不掉~!

賀大嫂住在許家隔壁,隔著一磚頭厚的牆壁,許家小夫妻吵架的事情算是被她聽著了。

雖然具體的內容聽不真切,但‘離婚’兩個字她可是聽的清楚!

早就覺得許工家嘴饞又敗家的胖媳婦配不上許工,現在兩人離婚了也好,許工算是不被拖累了。

這年頭離婚不是什麼好事,對名聲有很大的影響,但賀大嫂覺得,以許工的外貌和工作條件,就算是離了婚,也能再娶上媳婦。

剛想著,自家的門板就‘咚咚~’的被人從外麵敲響。

“誰啊?”

賀大嫂開門,抬眼就看到滿頭油膩,渾身肥肉亂顫的許工媳婦!

她下意識的就準備把門關上,可是卻被藍姝肥厚的手掌擋住了門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