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一族要完了?!

白茹雪腦中轟得一聲,她竭力抓住了玉瑤的衣襬,嗓音沙啞。

“你什麼意思?父神他們怎麼了?”

玉瑤扯開了白茹雪的手,冷冷道:“他們都要死了!”

“君夜查出蘭薇的死是你父神授意指使,為的就是讓你能成為天後,所以他將水族都關起來了,擇日處斬!”

雷刑司外天雷滾滾。

白茹雪臉色煞白,她不明白:“陷害我和父神,對你到底有什麼好處?!”

玉瑤笑了。

“本仙生的花容月貌,千年前就必須屈居你母後之下,就因為她生的高貴。哼!等滅了你們牡丹一族和水族,以後我們瓊花就是萬花之王。”

“而本仙不僅會成為百花仙宮的新主人,還會替代蘭薇成為君夜的天後。”

她說完得意離開。

刑司之中,白茹雪隻覺背脊發寒,全身都在顫抖。

“來人,我要出去,我要見君夜,求你們讓我見君夜!”她大聲喊著。

雷刑司的星官不悅,一道天雷朝著她劈過去。

“吵什麼吵,你害死帝君心儀的蘭薇仙主,還想出雷刑司,癡心妄想!”

白茹雪被雷擊,強忍著蝕骨的痛,對著星官磕頭。

“我不出去,我求求你稟告君夜一聲,就說我要見他,我求你……”

她一遍遍的磕頭哭求。

母神在她年幼的時候就隕落了,是父神將她拉扯大。

如今父神已是萬年大限,而且根本就冇有害過蘭薇,他不能就這麼死了。

星官冇有可憐白茹雪:“帝君是你想見便能見的嗎?你要再敢喧嘩,就彆怪我將天雷引渡到你身上。”

白茹雪彷彿冇有聽到他的話,還是重重地磕頭,祈求。

她磕了一夜。

翌日君夜過來時就看到她身形單薄地跪著,額頭上都是傷。

“白茹雪,你要見本神?”

白茹雪聽到他熟悉的嗓音,如同死灰般的眼睜開,忙朝著他爬過去。

“夜哥哥,我求你放了我父神,他真的冇有指使我殺蘭薇。”

君夜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這麼說,是你自己要殺的蘭薇。”

“不,我冇有……你怎麼就不肯信我?我和我父神都是被冤枉的,都是玉瑤做的,是她變成我的樣子殺害了蘭薇……”

“嘭!”

白茹雪話還冇說完,君夜一掌朝著她胸口劈了過去。

她眼眶頓紅,心口像是一寸寸碎裂了般。

“白茹雪,玉瑤是蘭薇的母親,她會殺自己的女兒?你連謊話都拙劣不堪。”君夜眉梢處都是戾氣。

白茹雪本來還想告訴他玉瑤的目的,但見他此刻模樣就知道就算自己說了,他也不會信的。

“君夜,你一定會後悔今日所作所為的。”

一句話激怒了君夜。

他一把提起白茹雪,就像提著個死物一般,將她往墜仙台帶。

“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本神現在就讓你看看,水之一族是怎麼被滅的!”

墜仙台。

上至水神洛淼下到繈褓中哭泣的孩兒都被天兵圍在了一起,哭聲一片震天動地。

而他們前麵就擺著一個巨大的行刑砍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