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父親轉入普通病房,病情漸漸開始好轉,陸曉峰和母親兩人輪流看護父親。

這段時間,陸曉峰跟父親斷斷續續聊了很多,儘管父親仍舊迫切想要抱孫子,但他已經看開了,覺得陸曉峰還很年輕,一切應該以事業為重!

之前,陸家成夫婦就是想要讓陸曉峰儘快結婚生子,纔會如此著急,以至於走到今天這一步。

陸家成在反思。

陸曉峰也在思考自己的事情,畢業兩個多月以來,他一直忙著結婚的事情,這段時間又在醫院,根本冇有時間去找工作!

他是冷門專業,想要找工作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需要仔細思考自己今後的路該怎麼走!

陸家成倒是能夠看得開,他讓陸曉峰先去找一份工作,哪怕是從頭開始學習,隻要能夠慢慢進步就好!

陸曉峰有右手的能力,他這幾天,嘗試了很多次,每次摸到一樣新東西,他的眼前都會閃過這件東西的製作過程!

從這一點上來看,他還是適合去鑒定,也可以修覆文物。

最近右手的青光消耗太多,陸曉峰決定去一趟古玩街。

他已經完全摸清楚了右手青光的規律,甚至可以主動控製住自身青光,同時,他也找到了補充青光的方法。

陸曉峰每次鑒定文物,或者是修覆文物,都會產生青光被他吸收。

上次過來時,隻有尚古堂開了門,陸曉峰這次特意晚來了一會兒。

陸曉峰先從其他家店麵開始看了起來,他一件件古董摸過去,這裡絕大部分都是贗品,少有的幾件真品混雜在中間,這些真品有青光流入陸曉峰的右手!

陸曉峰想要撿漏,但當他開口問價的時候,每次都被老闆的開價嚇退了,他這才明白過來,老闆或許早就知道,這些是真品,因此開價極高!

不知不覺,陸曉峰竟然再次走入了尚古堂,一邁入大門,陸曉峰就愣住了,因為他抬頭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大廳裡坐著一個黑衣女子,女子戴著墨鏡,看起來極為冷豔!

這一幕彷彿重複了上一次的情況,吳德興坐在女子的對麵,陸曉峰邁步走進來,隻是這一次,陸曉峰懷裡冇有瓷器。

見到陸曉峰走進來,吳德興麵色大變,前幾天他的手臂被陸曉峰捏腫,記憶猶新!

吳德興站起身來,麵色難看,“你......你怎麼又來了?”

陸曉峰笑了笑,“難道吳老闆不做生意了?見到客人朝外推?”

吳德興實在是上次被陸曉峰嚇到了,滿心憤恨,卻又無計可施,隻能瞪眼!

葉清音看都冇有看陸曉峰一眼,她伸手指著麵前的幾件瓷器,仍舊惜字如金,“有勞錢教授!”

陸曉峰這才注意到,有一個身著黑色馬褂的男子站在角落裡,拿起架子上的瓷器正在鑒賞。

聽到葉清音的聲音,錢教授轉過身來,他看著桌麵上的瓷器,“吳老闆,這都是你這裡壓箱底的瓷器?”

吳德興連忙點頭,“錢教授,您就放心好了,這些都是我最近收來的,絕對不會有問題!”

錢教授冇有多說,走上前來,一件一件拿起來,細細鑒定。

陸曉峰走上前去。

吳德興“蹭”得一聲站起來,他伸手攔住了陸曉峰。

對於陸曉峰,吳德興恨得不行,簡直想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每次葉小姐過來,這個傢夥都要跳出來搗亂!

陸曉峰皺眉,“吳老闆這麼激動?我隻是看看,不說話!”

吳德興瞪眼盯著陸曉峰,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迴應,他是生意人,講究和氣生財,陸曉峰進來之後,確實冇有什麼危險舉動,他這樣過激反應,實在是因為上次被打,怕了陸曉峰。

吳德興重新坐了下來,滿是無奈。

陸曉峰看著桌上的幾樣瓷器,並冇有開口。

陸曉峰轉了一圈,都冇有見到什麼好物件,他差點想要回去,現在見到吳德興要賣瓷器,他自然會覺得這裡麵會有好東西。

錢教授看了一遍,最後挑出一件粉彩龍紋碗,開口道:“這件不錯!”

吳德興連忙翹起大拇指,“錢教授真是好眼力,這是一件清代乾隆年製粉彩龍紋玲瓏碗,這是鎮店之寶!”

陸曉峰接話道:“鎮店之寶不是宣德爐嗎?”

吳德興麵上一黑,他惡狠狠地瞪了陸曉峰一眼,轉身再看向葉清音時,卻已經變得和顏悅色,他拿起這隻碗,“想必葉小姐也注意到了,這是一件玲瓏瓷!”

隨著吳德興把瓷碗舉起來,對著外麵的光線,能夠清楚看到,在瓷碗上,出現了不少半透明的亮孔。

這正是景德鎮有名的玲瓏瓷,采用雕鏤工藝,雕鏤出許多有規則的“玲瓏眼”,然後以釉燒成這些洞眼。

葉清音似乎並冇有在意,她看向錢教授的方向,錢教授點頭。

葉清音道:“可以!”

吳德興大喜,乾隆年製粉彩瓷碗價值不菲,更何況是粉彩玲瓏瓷!

吳德興興奮不已,他把手中的瓷碗小心翼翼地朝桌子上放了過去,隻是不知為何,瓷碗放下的過程中,突然偏了一下,碰到了一旁的青銅小鼎!

“叮!”

一聲脆響過後,室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吳德興看了自己的手剩下的半片瓷碗,又看了看桌麵的碎瓷片,完全呆住了。

瓷碗撞到了桌麵上的瓷器,碎掉了!

他竟然把瓷碗給打碎了!

吳德興從業多年,他熟知瓷器養護的各個方麵,清楚地明白瓷器要輕拿輕放,這麼多年,從未出現過差錯!

但他剛纔實在太興奮,冇有注意到桌子上其他瓷器,直接放了下去,桌子上的瓷器冇有任何損傷,粉彩玲瓏瓷碗卻磕壞了!

吳德興真想給自己一巴掌!

這件瓷器他收回來的價格就達到一百多萬,這一次他至少能以三百萬的價格賣出去,這“叮”的一聲響,讓這件瓷器價值跌了十倍不止!

葉清音掃了一眼,皺起好看的眉頭,站起身來,轉身朝外走出去!

錢教授滿麵惋惜之色,一桌子的瓷器,隻有這一件價值最高,磕壞了這件瓷器,吳老闆怕是要一兩年都緩不過來!

吳德興看著葉清音兩人離開的背影,差點淚流滿麵。

許久,吳德興終於從悲痛中清醒過來,他回頭看向陸曉峰,頓時怒道:“都怪你!”

“為什麼你每次過來都冇有好事,每次都要壞我的好事!”

“你為什麼要來纏著我啊!你能不能走開,不要纏著我!”

吳德興滿是怒火,喊著喊著,聲音裡帶著哭腔,他看著手中的碎瓷片,整個人都恍惚起來,“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要進我的店裡來啊!”

陸曉峰開口道:“我可以幫你修複這件瓷器!”

吳德興抬頭看向陸曉峰,搖頭道:“就算是修複又能如何?”

“這件瓷器已經碎掉了,就算是修複,也不過能賣二三十萬,可是我本來能賣出三百萬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