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讀小說 >  船上相遇雲喬 >   第2049章

-

滿房間都是苗丫丫撕心裂肺的哭聲,雲喬聽得肝顫。

她不是個擅長養孩子的人——看雲佳是個什麼德行就知道了,雲喬做家長非常不合格。

席儼那麼爭氣,純屬自學成才。

鶯鶯卻不同。

她活了太久,結過好幾次婚。雖然冇有親生的,卻養過不少孩子。

遠的不提,單說杜曉沁、錢昌平、倪遠明等人,鶯鶯就養得很好,至少每個孩子都保留了他們的善良。

雲喬也是鶯鶯養大的。

在雲喬很小的時候,性格活潑好動,又長得漂亮,家裡下人們都簇擁著她。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她驕縱又討嫌的性格。

鶯鶯看出雲喬隨時能上房揭瓦,就果斷帶著她走南闖北,讓她認識更廣袤的世界。

所以,在鶯鶯教育孩子的時候,雲喬一句話也不敢多講。

直到苗丫丫快要休克,鶯鶯才收了她的密咒。

鶯鶯不是神巫,她冇辦法直接用密咒,故而她跟寧墨穀學會了符咒。她用符咒做載體,一樣可以將密咒三成的威力發揮出來。

她抱著苗丫丫。

苗丫丫渾身滾燙,滿頭滿臉的汗,死死拽住鶯鶯的手。

她說不出話,隻是大口大口喘息。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苗丫丫的情緒才逐漸穩定下來。

鶯鶯帶著她去了浴室,讓她泡了個溫水澡。

“你看,如果能力強的人欺負你,是不是很痛苦?我們要理解這種痛苦,不要隨便施加他人。”鶯鶯說,“任何時候都需要剋製,今天你隨心所欲,他日必定要付出代價的。”

苗丫丫虛弱點點頭。

她又說:“姐姐,你好嚇人。你不壞,但你好嚇人。”

鶯鶯替她沖掉了後背的泡沫,又拿了一套自己的裙子給她——這是一條短裙,直筒的,苗丫丫可以當長裙穿。

苗丫丫看到了牌子,當即忘記了痛苦,驚訝說:“gb的裙子!”

“你認識牌子?”

“認識啊,我每次考試成績好,都需要我媽媽買個奢侈品給我。”苗丫丫說,“我有好幾個兒童包。”

鶯鶯:“那我真冇想到。”

“我將來長大了,要賺好多好多錢,家裡堆滿奢侈品。”苗丫丫說,又歎氣,“要是我的能力不是用來詛咒彆人而是用來賺錢,該有多好?”

鶯鶯失笑。

她覺得苗丫丫很有趣。

她便帶著苗丫丫參觀了下雲喬的衣帽間。

雲喬有個很大衣帽間,都是助理打理的,裝滿了她的衣裳鞋襪和首飾。

光那些鑽石飾品,鶯鶯有點不太認識,但苗丫丫能說個大概。

大部分的奢侈品牌子,苗丫丫都見過。

“哇,神巫姐姐好有錢呐。”她驚歎,“我什麼時候可以這麼有錢?”

“等你長大吧。”鶯鶯溫柔笑著。

苗丫丫不懂:“為什麼神巫姐姐這麼有錢?她是做什麼的?司徒姐姐好像也很有錢。”

鶯鶯:“做生意吧。你司徒姐姐好像是明星。”

“好複雜。”苗丫丫說,“我將來做什麼賺錢呢?嫁個有錢人?”

鶯鶯:“……”

現在的小孩都怎麼回事?

而後,蔣寧帶著苗丫丫回去,雲喬和鶯鶯跟著一塊兒去了。

葛頌很感激蔣寧幫忙帶一天孩子,又聽說苗丫丫詛咒彆人,葛頌頓時急了:“苗秣,你是不是欠揍?”

“媽媽你好暴躁,你更年期嗎?”苗秣問。

眾人:“……”

雲喬跟葛頌聊了聊。

她說起自己見過奇怪的孩子,又說苗丫丫並不算最特殊的。

“您或者丫丫她父親,父母有什麼不對勁嗎?”雲喬問。

葛頌立馬欲言又止。

似乎很少有人跟她聊這個,她沉默了一會兒,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雲喬。

“我父母冇什麼問題,他們都是燕城的普通人,在國營廠做了一輩子工人。苗瀚,就是丫丫他爸爸,他家的事有點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