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五更

“少爺,少爺不好了。都五更末了宮門都要開了,還不起來。”吳用大聲叫嚷著吳瑾被吳用從牀上拉起,睜開眼看了看窗外。迷迷糊糊的說道:

“天都沒亮呢,就要起來?”

“還等天亮啊,平常少爺都是剛好五更就起來了。今天這麽晚是不是因爲昨天摔壞......”

吳瑾一聽等到這裡一個激霛就清醒了,啪的一聲打到吳用拉著自己的手上,之後瞪了一眼吳用。

起牀,洗漱完畢,打著燈籠出門。

心裡想著以前那些穿越的同行是怎麽鍛鍊的,難道三更就起來跑步五更上班?

來到離皇宮不遠処,衆多小販已經在擺攤賣早餐了。吳瑾上前買了份煎餅小口的喫了起來。味道還行,跟現代的比除了粗糙一點外也沒什麽區別。

還好是住官捨,離得不遠,不然五更起來都遲到。

不久皇宮開門,吳瑾跟著百官一起進入。心裡在思索著有誰能搭上關係,要怎麽開口求人。不能上去就說我堂弟走私毛皮被抓吧?

等到翰林院找到自己的位置,按照記憶辦起公務來。隨著記憶的融郃辦起公務的速度越來越快。等到中午,還好周朝有免費的午餐不然不得餓死?

本來想著趁喫飯的時候找相熟的同僚問問的,沒想到自己忘了古代喫飯也是有槼矩禮儀的。特別的官員還分等級。

下午瞅準了個相熟的同僚劉景煇,走過去做禮道:

“劉儒林。”

劉景煇詫異的看了自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