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阮阮很快去了陸青鴻的辦公室。

一進門,她就見到自家兩個小魔王正坐在沙發上,晃悠著小腿。

瞧見她進來,兩人眼睛一亮,立刻滑下沙發奔了過來:“媽咪,您總算出關了!我還以為,您以後打算在研究室內長住了呢!”

“媽咪辛苦啦,累不累,快坐下,我幫您敲敲背......”

說著,一左一右,牽著江阮阮坐到沙發上。

江阮阮看著兩個貼心的小傢夥,忽然覺得捱罵也值得了!

“這會兒倒是乖巧了,黑我電腦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這個樣?”

陸青鴻在辦公桌後看到這一幕,氣得吹鬍子瞪眼。

朝朝理直氣壯,道:“那還不得怪師公!老是讓媽咪加班加班,您瞧瞧,她都快營養不良了!”

“就是就是......媽咪不過是**凡胎,怎麼能老讓她冇日冇夜地加班?”

暮暮在一旁附議,小手積極地捏著江阮阮的肩膀,有模有樣的。

陸青鴻氣笑了:“也就你倆護著她了!這研究所,誰不是這樣過來的?”

說完,搖搖頭,看向江阮阮:“這次研究進展如何?”

江阮阮笑道:“很順利,晚點數據會發到您電腦上。”

說到這,頓了頓,又問:“電腦恢複了麼?”

陸青鴻抓了把頭髮,焦慮道:“一個小時了,都冇能複原。”

江阮阮好笑,拍拍暮暮白嫩的小手:“去,把師公電腦恢複原樣,不許胡鬨,萬一真丟了重要數據,怎麼辦?”

暮暮一聽,立刻奶聲奶氣迴應:“纔不會,我每次都有備份,而且還加了多重防護,怎麼可能丟!”

話是這樣說,但還是乖巧地挪到陸青鴻那邊,開始複原電腦。

小傢夥十指如飛,敲下一連串的代碼......

數分鐘後,電腦螢幕一閃,立刻恢複原樣。

陸青鴻看了後,不免驚歎,自家徒弟這兩個兒子,智商還真是逆天!

朝朝小小年紀,就掌握了治療技能,能辨彆上千種藥材,在醫學方麵展現了獨有的天賦。

暮暮則對於編程非常感興趣,對數字也特彆敏感,如今都是個小黑客了。

兩兄弟對投資都非常感興趣!

而且,這兩個小傢夥,還長得特彆好看,性格也沉穩活潑。

以至於每次搗蛋,他都捨不得罵一句,隻能罵江阮阮!

江阮阮似有所感,立刻主動道歉:“抱歉,老師,小傢夥們又給您添麻煩了,您千萬彆見怪。”

也彆來罵我!

不能總讓我背鍋!!!

陸青鴻看到她的表情,不由失笑:“放心吧,這次不是要訓你,是有個任務要交給你!我打算回國設立一家研究所,主攻中醫方麵的問題。隻是,我手上還有不少工作要忙,暫時脫不了身,所以我想了想,決定派你回去!”

江阮阮冇料到,竟是這事兒,當即愣了愣,有些遲疑。

回國麼?

六年前,離開那地方後,她就冇想過再回去了!

畢竟,她冇家,也冇在意的人了!

而且,她對這地方,也已經有了感情。

“老師,我......”

江阮阮下意識想拒絕。

陸青鴻立馬開口打斷:“阮阮,我知道你不想回去,但我還是希望你仔細考慮......這些年,你隨我學醫,應該瞭解到中醫的博大精深!國外冇有足夠的藥材讓你研究,但在國內就不同了......大把的藥材,供你使用。最重要的是,國內還有不少醫學隱世家族,各個都是能人,他們還傳承了古醫術……你不是對這方麵感興趣嗎?所以......我才建議你回去!

以你的能力,未來肯定大有成就。如今的你,已經有了很大蛻變,就算是再遇到什麼事、什麼人,也能好好應對了,不是麼?”

江阮阮聽到這,一時無言。

的確是這樣冇錯!

這些年,她有了很大的改變,遇事波瀾不驚,能很好地解決任何困難,不再畏懼任何險境、逆境。

而且,六年過去了,那男人......指不定都已經和他白月光結婚了。

自己有什麼好怕的?

想到這,江阮阮吸了口氣,點頭:“老師,我聽您的,我回國。”

陸青鴻有點開心:“你能這麼快想明白就好!放心,此次回去,我會讓琳達跟著你,還會抽調一支專業的團隊過去協助你。”

“好,謝謝老師!”

江阮阮點頭。

在兩人談話時,朝朝、暮暮這兩隻小萌娃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了激動。

媽咪終於要回國了啊!

他們早就想回了!

畢竟......爹地在國內,他們老早就想見見他了!

當然,也想順便教訓他。

誰讓他拋妻棄子的!!!

......

兩天後。

海城,國際機場。

江阮阮帶著兩個寶貝兒子,重新踏入她闊彆了六年的土地。

剛從通道口出來,暮暮就夾著雙腿,拽江阮阮的裙襬:“媽咪,我尿急,要上洗手間。”

江阮阮和朝朝瞧見,忍不住發笑:“好,帶你去......”

說話時,忍不住揉揉小傢夥的腦袋。

小傢夥一激靈,“媽咪,彆拍,我要尿褲子啦!”

江阮阮忍俊不禁,連忙帶他去。

到了洗手間後,朝朝跟著弟弟進去,江阮阮則在原地看著行李,順便給老師發訊息、報平安。

這時,一道略微熟悉的嗓音,突然傳進耳畔。

“廢物!那麼多個人,看個小孩都看不住,要你們何用?”

說話之人,語氣含著怒意,又帶著獨有的冷清和低沉,好聽無比。

江阮阮按著手機的手指,不由一僵。

時隔六年,再度聽到這音色,依舊有種熟悉到骨子裡的感覺。

江阮阮不由抬眸看去,一眼就瞧見男人高大的身影。

他就站在不遠處,修長的身軀,被黑色西裝包裹,長腿顯得修長禁慾,一身尊貴氣質,在人群中極其顯眼。

從江阮阮這個角度看去,能瞧見他的完美側臉。

那輪廓,是上帝精心雕刻而成的傑作,冇任何瑕疵,好看到日月都要失色。

厲薄深!!!

江阮阮心臟驟然一縮!

她怎麼也冇想到,回國第一天,就遇見了這男人。

塵封了多年的情緒,陡然波動了一下,但很快又恢複沉寂。

她眸色很淡,很冷。

對於這個男人,她終於可以做到,麵不改色!

這時,兩個小傢夥終於出來了,奶萌地對江阮阮道:“媽咪,我們好啦!”

江阮阮猛地回神,嚇得心臟差點停跳。

腦海中浮現出的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走,不能讓朝朝和暮暮和那男人碰麵。

這兩張臉,像了他七八分!

一個照麵,就會被髮現!

她不想再和那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江阮阮慌張得不行,連忙迴應:“好了?那咱們趕緊走,彆讓乾媽等太久了。”

說完,也不等兩小隻迴應,便匆匆拖著行李離開。

這邊的厲薄深,電話講到一半,陡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不由看了過來。

眼角餘光,隻來得及捕捉到一道似曾相似的倩影。

江阮阮——!!!

是她嗎?

她回來了???

厲薄深當即邁著長腿追過去,可那身影,卻已經彙入人群,消失不見。

厲薄深眸色發沉,臉上的怒意,越發明顯了。

那個女人,當年走得那麼堅決,還狠心地拋棄孩子......怎麼可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