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96章李辰,我以國賓之禮待你

月牙關內,一片混亂。

到處都在爆發戰鬥。

而遼軍的戰鬥素養在這種時候得到了極大的體現。

他們並未亂作一團,而是有組織地朝著北門和西門兩座城門進攻,隻要內外夾擊打開了這兩座城門,月牙關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塊烤熟了的肥肉,隨時可以吞下肚。

另外還有大批人馬衝向城主府,因為那裡,必然躲藏著秦軍的高層。

隻要能拿下秦軍高層,把指揮部給一鍋端了,那麼這場戰爭,也可以直接宣告遼軍的勝利。

除此之外,還有大批人馬在掃蕩整個月牙關的街道。

隻是月牙關內,依然有數量龐大的守軍在拚死抵抗。

這些拚死抵抗的守軍,藉著熟悉地形的優勢,給遼軍製造了巨大的傷亡。

而戰鬥最為激烈的,就是城主府。

為了讓這場戰鬥足夠逼真,李辰安排了足足兩千正規軍守著城主府。

此時,遼軍攻來,雙方立刻爆發了戰鬥。

而槍聲和大秦神雷的爆炸聲,也正是在這裡傳出。

喊殺聲盈沸翻天,李辰站在城主府內,他甚至能清晰地看見外麵的遼軍身上鎧甲,也能看到雙方戰鬥的時候噴射而出的鮮血和殘肢。

戰爭,已經推進到了他的跟前。

“殿下,該走了。”

陳通和徐渭聯袂來到李辰跟前,輕聲說。

李辰搖搖頭,說道:“還要再等等。”

陳通扭頭看了一眼已經快打到城主府門口的戰鬥,忍不住說道:“殿下,遼軍人數太多,再晚的話,一旦他們完成了對城主府的包圍,隻怕是插翅難飛。”

“殿下,切莫因小失大。”徐渭也忍不住開口道。

李辰輕歎一聲,說道:“這並非是因小失大,而是最後關頭的一次加註。”

“倘若本宮此時走了,那麼乾脆之前就不要留下來。”

“耶律神玄此人,智計無雙,想要讓他失去冷靜,就必須給出足夠的誘惑,而這個誘惑的代價,本宮必須親自來給。”

李辰的話才落地,城主府外,突然人聲鼎沸。

遼軍讓開一條通道,神色狂熱地看著從街道儘頭走來的耶律神玄。

正主,到了。

耶律神玄來到陣前,意氣風發。

“李辰,我知道你在裡麵。”

耶律神玄冷笑道:“你已經輸了。”

“束手就擒,出來受俘,我以遼國太子的身份向你保證,我絕對會善待於你,以國賓之禮招待,絕對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和苦頭。”

耶律神玄本以為李辰不會迴應他,但讓他冇想到的是,他的話才落地,城主府緊閉的大門就打開了。

李辰,出現在門後。

一身長衫,並無繁複的花紋點綴,質地也是最為普通的綢緞,不是蠶絲也不是繡娘手工綰的真絲,但就是這一身與李辰的身份絕對不匹配,甚至顯得有點寒酸的衣著,穿在李辰的身上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雍容貴氣。

連日來的風霜、奔波和殫精竭慮,以及西北艱苦的環境,讓李辰並冇有在京城時那麼精緻完美,臉上帶著點淡青色的胡茬子,神色之中褪去了浮華和輕浮,多了點厚重底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