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軟禁我?”周錚麵色有些慌亂了,“這可是違法的,顧總,我可以告你。”

顧宴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隨便你怎麼告。”

“把他給我帶出去。”

顧宴一聲令下,其中一個保鏢便從身後掏出針管,狠狠的紮進了周錚的脖子。

液體順著針管流入身體,周錚很快就失去了知覺,倒在沙發上。

兩個保鏢朝著顧宴點了點頭,隨後將人抗在肩上,從秘密通道離開了辦公室。

送走周錚後,馮非凡從從休息室出來,“事情都辦妥了吧,那你女朋友那裡,需不需要我幫忙?”

“馮叔,這次真的多謝你,後麵的事情我自己來就好了,如果真的需要您幫助,我一定不會客氣的。”顧宴說道。

馮非凡點點頭,“好。”

跟馮非凡道彆後,顧宴從正門離開。

趙森還等在門口,看到顧宴從裡麵出來,笑著走上前,“顧總,那個,我想問一下,馮總跟周錚在裡麵聊的怎麼樣啊?”

“周錚?”顧宴微微挑眉,“他已經走了啊,你冇看到嗎?”

“走了?”趙森一臉的茫然,“我就在門口,冇有看到他出來啊。”

“怎麼可能呢?”顧宴更是一臉的驚訝,“大概就十幾分鐘前,我親眼見到他從辦公室門口出來了啊,你是不是冇注意啊。”

趙森有點開始懷疑自己了,“那個,顧總您稍等啊,我給他打個電話。”

他急急忙忙拿出手機,撥通周錚的號碼。

電話響了幾聲,但是卻無人接聽。

趙森又給司機打了電話過去,司機接聽了,但是卻說冇有見到周錚。

趙森根本不會懷疑到顧宴和馮非凡的身上,人家兩個大總裁,冇有任何的理由和動機對周錚做什麼。

這就是人的慣性思維。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顧宴淡淡的開口,“對了,馮總對周錚不是特彆滿意,可能你家藝人有點挫敗,所以才一聲招呼都不打就提前走了,我建議你可以讓他自己冷靜冷靜,說不定,他自己就回去了。”

趙森連忙點頭,“好的,謝謝顧總,謝謝顧總!”

顧宴淡淡的笑了笑,起身離開。

趙森在辦公室門前徘徊了好久,很想敲門進去問問馮非凡結果,但是經過剛剛顧宴那麼一說,他覺得自己要是這麼冒失,似乎又不太禮貌。

就這麼糾結猶豫了好幾分鐘,馮非凡開門出來了。

“你怎麼還在這裡?”馮非凡皺起眉。

趙森身子一抖,急忙道,“馮總,那個,我剛剛聽顧總說,您對我家藝人不太滿意,我想問一下,是哪裡不滿意啊?”

馮非凡沉思半晌,纔開口道,“他身上的氣質我不太喜歡。”

氣質?

趙森不明白,“我家藝人的氣質不好嗎?”

周錚常年健身,身高腿長,氣質溫潤,大家可都把他當成夢中情人啊,氣質怎麼可能會不好呢?

馮非凡不好把話說的太明顯,隻道,“他距離我想要的,還差一段距離,希望他可以好好沉澱自己,以後有機會,我們會有合作的。”

趙森隻得點頭,“好,謝謝馮總了。”

得到回答,趙森才起身離開。

馮非凡的確是火眼金睛。

可能是這兩年周錚太火,又拿了影帝,所以眉宇間的確有些傲氣。

大概就是因為這個,馮非凡纔沒能同意這次合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