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們故意讓醫生撤走我媽病房裡的治療儀,是不是?!

她怒急的樣子,讓母女兩人非常滿意。

猜得不錯。沐顏收回手機,你媽是死是活,就看你肯不肯答應了。

沐離雙手握拳,指甲深深的嵌進掌心裡,刺痛的感覺讓她恢複了一些理智。

半晌,她瞪著沐顏,好,我答應你!

一字一頓,擲地有聲,如果我嫁到顧家,你們不給我媽媽治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聽她答應下來,嬸嬸才鬆了一口氣。

這纔對嘛,咱們是一家人,本來就應該互相幫助。而且,顧家可不是誰都能高攀的,你嫁過去就等著享福吧!

沐離低著頭,眼淚洶湧而出。

顧二少爺殘疾,人儘皆知,而且傳言他性格暴戾,反覆無常,總之,她這輩子算是毀了。

次日就是婚禮。

一大早,沐離坐上沐家的車去婚禮現場。

就算心中再委屈,也要完成這場婚禮,媽媽還在醫院裡等她拿錢救命呢。

婚禮現場,顧家父母看著沐離走出來,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

沐家臨時換新娘,這分明是看不起他們的兒子!這筆賬,等婚禮結束再找他們算!

顧霆琛坐在紅毯儘頭的輪椅上,臉上看不出息怒,就像一個冇有情緒的木雕。唯有一雙眼睛幽暗深沉,讓人如臨深淵。

沐離被簇擁著走上前,兩隻手死死攪在一起,不知道顧二少爺會怎麼對待她這個臨時頂替的新娘。

離得越近,她的心越緊張,終於看清男人的臉,她一下子頓住了。

怎麼會是他!

上個月她回沐家借錢的時候,半路被一個忽然衝出來的男人捂住嘴,拽進了巷子裡。

她拚命掙紮,被男人死死按住。

彆動,我不會傷害你。低沉的聲音帶著壓迫,讓她瞬間不敢再動一下。

巷子口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有亮光照進來。男人迅速低下頭吻住她,死命啃咬。

直到那些人再三確認後,罵了一聲轉身離開。

濃重的血腥味飄進鼻孔裡,她再次緊張起來。

你受傷了?那些人是來抓你的嗎?

男人冇有回答,把身上衣服穿好,麵無表情的問,你叫什麼名字?

巷子裡很黑,沐離擋住自己的臉,隨口說了一個名字,我叫李沐沐。她不想給自己招惹上麻煩。

男人道謝,踉蹌向巷子口走去。

轉身的一瞬間,藉著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了男人清晰俊朗的麵孔。

此時站在紅毯上,看著即將成為自己丈夫的顧家二少爺,她的心狠狠一顫,下意識看向他的腿。

這個不禮貌的舉動引起一片嘩然,幸好,顧霆琛平靜開口為她解圍,下半身癱瘓,你不知道?

知......知道!沐離匆忙回答,強壓住心裡的震驚。

顧二少爺殘疾,人儘皆知,她怎麼會不知道。

肯定是她看錯了,一個月前那個男人四肢健全,怎麼可能是眼前的顧二少爺?況且他這樣的身份,也不可能有誰敢追殺他。

是她記錯了!

這樣想著,沐離終於慢慢冷靜下來。

顧二少爺行動不便,婚禮一切從簡,司儀簡單說了幾句,就宣佈:禮成!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顧霆琛坐在輪椅上,沐離穿著婚紗也不能彎腰,要親吻也是個麻煩事。

司儀正要打圓場,讓新郎新娘回房間再親吻,就見新娘子單手拎著婚紗,單膝跪了下來。

顧先生,不好意思,我穿了高跟鞋蹲不下,隻能這樣了。

這句話,給了顧霆琛足夠的顏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