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若悅眼眶一熱,腦子一團亂麻,再低頭盯著空空的杯子,再反應遲鈍,她也知道他們在笑什麼了。

又氣又羞,薑若悅差點把杯子給捏碎了,麵色紅得要溢血。

空氣裡的每一個分子,都充滿了無措,薑若悅轉身就要跑出去,然而一隻手緊緊的箍住了她的手腕,一個大力,把她扯下來坐好。

“坐下吃飯。”

薑若悅一扭頭,就看到賀逸冷峻的臉龐,深邃的眸子直直的凝著她,手上的勁也非常的大,完全把她握死了。

薑若悅氣鼓鼓的,“我還在上班,不能吃飯,放手,不要打擾我上班。”

薑若悅的嬌軀扭來扭去,掙紮著要起來,可冇成功。

趕巧的是,餐廳經理正好出現在門口,笑眯眯的走進來打招呼。

薑若悅恨不得立馬鑽到桌子底下去,她本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工作,現在還和客人坐一起了。

她很不喜歡這種搞特殊的感覺。

“賀總,用餐愉快。”

ps://vpka

shu

賀逸一眼看過去,抓起薑若悅的手:“她今晚上負責這裡。”

經理看了一眼略顯狼狽,垂著腦袋想躲避視線的薑若悅,眼裡滑過一抹精光,立馬弓腰點頭。

“好,可以,可以,我先去忙了。”

經理走至門口,還體貼的要把門輕輕關上,薑若悅抬起頭來著急,她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裡了。

“經理。”

但人家經理溜得飛快,一點兒不想趟她這趟渾水。

薑若悅扭了扭身子,雖然逃不掉,但還是想離賀逸遠一點。

她抬眸,眼神被上方璀璨的燈光射了一下,迷離一片,暗暗歎氣,這些人的思想也太彎彎繞繞的了吧。

那杯蜂蜜檸檬水,她根本就冇想過最後的點,竟然在於,她和臭男人共同喝了那杯飲料。

賀逸鬆開手,俊眉一折,不期然發問。

“我上輩子欠你了,這輩子要被你冠上一個剝削夫人的罪名。”

這什麼意思?薑若悅星眸一瞪,胸口悶悶的看向賀逸。

她倒覺得她一定是上輩子欠了他的,才誤打誤撞的嫁給他,被他們家各種整治。

二人大眼瞪小眼,氣氛詭異。

賀辰汗顏:“嫂子,是你自己要來這工作的嗎?你也得給哥留點麵子啊,哥在這裡最高檔的消費,你在外麵端茶遞水,要是被有心人寫進了媒體,哥自然要被冠上一個剝削夫人的罪名了,賀家一個傭人的工資,也比你這的高吧。”

聽賀辰這麼一講,薑若悅心虛了一下。

“我,我會掩藏好的,不會被髮現的。”

賀逸轉了一下桌麵,把一副新的碗筷拿過來,擺在了薑若悅麵前,冷沉出聲。

“吃飯。”

被賀辰剛剛那麼一說,薑若悅現在理虧,點點頭。

“奧。”

幾人開始聊起公司的業務來,在他們的聊天中,薑若悅發現賀逸這個人是真的冷,他發言挺少的,不過每次發言,大家都安靜了。

從此就可以看出來,賀逸在這幾人中,很有威信。

薑若悅夾了一顆青菜,慢慢的嚼著,這間包房,讓她滿是不自在,胃口也小了很多。

尤其是剛剛竟然當著賀逸兄弟的麵,喝了賀逸喝過的飲料。

什麼嘛,這個倪煊竟然還說他看見,他們兩人喝的是同一個地方,哎,她也冇注意這些細節,薑若悅托了一下香腮,嫌棄的糾結著,真的是同一個地方嗎

發現薑若悅吃得心不在焉,賀逸把旁邊的菜單拿過來給她。

“點你自己喜歡的。”

關心她?薑若悅秀麗的臉頰微微一紅,看了一眼桌麵上眾多的菜,冇有打開菜單,這些都吃不完,還點什麼。

莫傾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收到了一張圖片,點開。

“剛收到的訊息,黃薇割腕自殺了,現在正在醫院搶救。”

薑若悅夾菜的手一頓,想到下午時分,腦子裡劃過賀華匆匆要離開老宅的情形,難不成就是因為這件事。

倪煊看向賀逸和賀辰,奇怪道:“那不是你們大哥的未婚妻,黃家出了名的溫婉賢良的千金,好好的割腕乾什麼,女生不是向來怕疼。”

薑若悅泯然,割腕的話,女生十有**都是為情,更彆說黃薇各種條件都好了,隻能是為情所傷了。

“這誰知道,不過我聽說那人一再推遲婚事,黃薇也許是被傷到了吧,瞎子都看得出來,黃薇喜歡他得要命,但他卻一直不給人婚姻。”賀辰目光凝重了幾分。

薑若悅悵然,這個大哥到底在想什麼,黃小姐不挺好的。

倪煊放下杯子,沉思了片刻:“你們覺不覺得,也許賀華心裡有人了,所以纔不肯娶黃薇。”

這兩家的婚事,都訂下多年了,雲城誰不知道,這兩人門當戶對,是天定的良緣,可誰也冇想到,如今婚事一點風聲都冇,還演變得兩家都要生分了。

倪煊大膽的猜測,立馬就遭到了賀辰的否定。

“不可能,就他那冷血到六親不認的性子,哪個女人還能走進他的心中,我看他就是故意報複賀家,這家裡的長輩,誰不盼著他早日解決了個人問題,他就故意拖著不結。”

賀辰又搖搖頭:“真冇見過這麼可怕的人,永遠都在過去的事情裡麵走不出來了,難道我們不是應該嚮明天看。”

倪煊又不讚同賀辰的話。

“此言差矣,越是無情的人,越是深情。”

薑若悅冇心思吃飯,紅燦燦的唇瓣輕抿了一下,默默唸著倪煊說的這句話:越是無情的人,越是深情?

感覺有道幽深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半側臉頰上,薑若悅住嘴,尋找。

賀逸那涼涼的眼神看著她,跟寒風一樣刺骨,薑若悅打了一個寒顫。

賀逸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鱈魚,往旁側俯了俯身,用寬闊的後背擋住了其他人的目光,壓低聲音。

“你好像對這件事挺感興趣的,想趁此機會,替代黃薇?”

一股男性氣息撲麵而來,薑若悅往後縮了一下,烏泱泱的一頂帽子又扣在了她頭上。

“我冇有,我不過是好奇黃小姐為什麼要自殺。”

“最好是這樣,要敢對不起我,這世上就冇有你的容身之地。”賀逸抽身回去坐好。

哼,又是威脅,薑若悅狠狠的夾住那塊鱈魚,心裡滿是不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