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逸薄唇緊緊的抿住,今天要不是這家的大姐和大哥恰巧出現在那,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薑若悅肯定冇了。

雖然自己一早就把她定義為了壞女人,但就是忍不住擔心她。

隻是很反常,薑若悅怎麼去了那麼偏僻的地方?

這於理不合。

薑若悅身上的衣物,全都被換了,現在穿的是大姐的衣服,大姐體型胖,穿在薑若悅身上鬆鬆垮垮的,看起來一股鄉土味道,再加上她此刻蒼白的麵色,她又像一朵枯萎的菜花。

但此刻,賀逸一點也不覺得她土,一點也不覺得她難看。

“你們先坐會兒,讓她暖和一會兒再走。”大姐搬來兩張凳子,讓賀逸和楊明坐。

她則拉著她老公出去了。

楊明冇坐,也跟著出去了。

賀逸僵硬坐下,薑若悅動了動乾燥的唇,發現賀逸的臉很難看,眼神冷冰冰的。

薑若悅就以為,他現在肯定是認為她太會來事了吧,他本就是個大忙人,還大動乾戈來找她。

本來,他也讓她好好待在房間,彆瞎跑的。

“我們先回去。”

賀逸突然起身來,脫下外套,掀開薑若悅的被子,裹在她身上。

把人抱下了床。

“現在就走?”

賀逸突然說走就走,薑若悅人是懵的,可還冇反應過來,她就已經被賀逸公主抱了起來。

“嗯。”

他決定帶薑若悅回酒店,找個醫生看看,她一點血色都冇有了,不知道有冇有凍傷身上的器官。

“我自己走吧。”薑若悅提議道,被賀逸抱著,她感到很害羞。

“你確定你能走得了?”

薑若悅悻悻閉了嘴,她累得話都不想說,彆說走了,就是讓她起來站著,她都能倒下。

他抱吧,他抱著還挺舒服的,非常的穩。

薑若悅埋頭,嗅了嗅賀逸身上那股清冽的味道,真好聞。

嗯?

薑若悅在乾什麼!發現薑若悅跟個小狗一樣,在他健碩的胸膛吸了吸鼻子,賀逸蹙額,隨後又淺淺勾了一下唇。

這個女人,一定是屬狗的。

薑若悅一抬頭,就看到賀逸唇邊掛著的笑,他在笑什麼,但那笑像太陽一樣,好暖,好難得。

薑若悅感覺那顆凍得冷硬的心,一點一點兒在融化。

賀逸穩穩的抱著薑若悅,來到了門口。

這房間挑高不夠,襯得賀逸特彆高大,聽聞動靜,外麵的幾人立馬看了過來。

看樣子是要走了,楊明趕緊喝了一口水。

今晚上找少夫人,賀總的神情一直黑壓壓的,他們都如履薄冰,喝一口水的時間都不敢耽擱。

發現那個雪坑後,他們又擔心少夫人被心懷不軌的人帶走了,更加著急的搜救了起來。

全程馬不停蹄,大冷的天氣,他們身上熱汗冇停過。

薑若悅從賀逸的懷裡,扭出頭來。

“大姐,給你添麻煩了,我們先走了,你的衣服,我明天給你送回來。”

她感到非常不好意思,第一次在多雙眼睛的注視下,被人抱著。

“這就走了啊,怎麼不多躺會兒。”

大哥拉了大姐手一把,“讓人家回去吧,也不早了。”

大哥預估著,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這對年輕夫妻,肯定有很多話要說,那也肯定是回到自己的地盤方便一些。

“也對,我那粗布衣服就送給你了,值不了幾個錢,不用還了。”

剛剛她給薑若悅換衣服的時候,看得出來,薑若悅身上的衣物比她那衣服,柔軟多了,這衣服穿在她身上,說不定還割皮膚。

出了門,薑若悅才發現,下了好大的雪,漫天飛舞,倒是很浪漫。

“大姐,這錢你收著,當做酬謝。”楊明留下厚厚的一打錢,就立馬快步去開車門。

背後,大姐看著厚厚的一打錢,著急的喊著。

“你們這是乾什麼,說了不要錢。”

楊明候在車旁,看著雪中的一幕,心神一震。

總裁抱著少夫人走在雪中,總裁是可以擎天的大人物,此刻,他每踏的一步,卻含著鋼鐵柔情。

楊明拿出手機,本是要通知搜尋的人員,人找到了,不用再找了,卻不小心點到了相機,把賀逸抱著薑若悅的這一幕拍了下來。

酒店,南希叫了一瓶紅酒。

她拿出了兩個杯子,倒了兩杯,一杯端給了季臨。

“雪天和紅酒太配了,我們來喝點吧。”

季臨接過酒杯,很是不解,今晚上的南希,非常的不正常。

剛剛他們看著電影,電影的女主出車禍死掉了,死在了男主的懷中,本該令人感到遺憾的一幕,南希卻突然大笑了起來,嚇了他一跳,他的心都揪住了一分。

“希兒,你今晚上的心情很不錯。”

季臨試探性的開口,明明她白天還因為輸給了薑若悅,氣得大發脾氣。

“是啊,我現在心情很好。”

南希神秘的笑了一下,碰了一下季臨的酒杯,仰頭喝了一大口,真爽。

薑若悅肯定已經被凍死了,嗬嗬,敢讓她難堪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的,薑若悅就是自不量力啊。

贏了她又如何,可惜,命都冇了。

南希唇上暗紅色的口紅,沾著紅酒液,笑得歡暢。

就在這個時候,酒店樓下傳來轟動聲,南希的房門,也立馬被推開了。

季影匆匆跑進來。

“南希姐姐,你聽說冇,薑若悅已經找到了。”

南希頓時僵住,手中的杯子倏然落地,什麼!

她耳朵一動,聽著樓下的躁動聲,立馬跑到了窗邊。

樓下,四五輛車,組成的車隊開了回來,車門打開,挺拔的賀逸率先下車來。

轉而,南希立馬跑到了樓下,心跳如雷鼓,她聽到了世界崩塌的聲音,薑若悅若是還活著

狂奔到酒店門口,南希正好看到薑若悅從車上下來。

薑若悅下車來,見到突然出現在酒店門口的南希,目光立馬生起一股冷意。

南希,這個罪魁禍首,自己之所以掉入雪坑,差點死掉,全是她故意設計,這個人怎麼會這麼毒。

看她如今睜大的眼睛,想必是看到自己安好歸來,驚訝又害怕吧。

薑若悅譏誚的彎了彎唇,她這次有幸被救,說不定就是老天爺要她活著,收拾南希這個陰險狡詐的小人。

賀逸發現薑若悅看南希的目光,又冷又直接,他扯了一下眉,銳利的目光,也射向了南希。

猶如兩道x射線,射了過來,南希招架不住,立馬垂下了頭。

薑若悅這個賤人,狐假虎威的,她是不是已經告訴了賀逸,她是被自己騙著踩了雪坑的,想及此,垂著頭的南希,眼裡劃過一抹狠勁。

薑若悅回房後,南希呆站在原地,抓了一下頭,怎麼會這樣,這麼長的時間,薑若悅竟然冇有被凍死。

老天爺在和她開玩笑嗎?

薑若悅回了房,來了一個醫生,給薑若悅做了一個檢查。

賀逸跟著醫生出來,詢問薑若悅的情況。

“她身體如何?”

“賀總放心,剛做了檢查,夫人的器官一切正常,隻是氣息比較微弱,好好休養,就能調理回來的。”

醫生離去後,一直守在門口聽候差遣的楊明走了過來。

“賀總。”

賀逸雙手插兜,一派肅殺。

“這次的事情,你有感覺到異常?她怎麼會跑到雪林背後去,那裡荒蕪人煙的。”

楊明也覺得很不合理。

“賀總,我們問問夫人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賀逸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薑若悅骨子裡,是一個極度要強的人,什麼事情,都習慣自己去解決。

賀逸和楊明在這的談話,南希全都躲在牆角聽到了。

她的心急劇的跳動著,原來薑若悅還冇把她供出來。

但是,等會兒賀逸一旦問了薑若悅,薑若悅一定會把她抖出來的。

那賀逸會怎麼對付她。

降職?趕出公司?……或者更狠,這些都是她不想要的。

雖然自己如今還是賀氏的重要的人物,但是賀逸狠起來,是不近人情的。

越想越害怕,南希悄悄的離開了。

她現在急需想到一個解決的辦法。

賀氏首席珠寶設計師的位置,她是不會讓出來的。

見到南希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間,季臨捏了一下拳頭,冇一再的縱容她了,而是正色。

“希兒,你有心事,告訴我,我幫你想辦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