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蹤她的?薑若悅起身來,身體裡散發著冷意。

“過去看看。”賀逸也站起來。

他們來到了一處竹林。

楊明為了不驚擾其他人,把兩人捆綁在了冇人走動的竹林中。

兩人手腳被捆,臉腫得跟豬頭一樣,避免二人大叫,楊明還用膠布,封住了二人的嘴巴。

但薑若悅一眼就認出來了二人,一個是魏剛,另外一個則是那晚噩夢般的記憶,再次出現,薑若悅的唇瓣顫了一下,另一人是那晚意圖侵犯她的人。

二人見到薑若悅,尤其是她身邊站著一個高大如帝王般尊貴的男人,他們感覺自己一隻腳已經踏入了地獄。

“怎麼了?”薑若悅的麵色蒼白,賀逸關心她。

轉而,他俯視二人,目光越發的泛冷。

“這二人和賀華的新女朋友,馬娜關係匪淺。”

在楊明的鐵拳下,二人招架不住,供出了身份。

ps://m.vp.

馬娜要為難薑若悅,賀逸不解,但是隻要為難薑若悅的人,都是找死。

薑若悅忽然冷淡開口。

“怎麼處置他們?”

楊明和賀逸對視了一眼,楊明聰明的把處置權,交給了薑若悅。

“少夫人,你說,是要他們的手,還是他們的腳?”

“嗚嗚嗚……”

二人立馬看向薑若悅,露出求饒的神態,要不是繩索束縛住了他們,他們恨不得立馬給薑若悅磕頭。

“我再也不想看見他們。”薑若悅清冷得深夜的月光。

“饒命。”

“饒命。”

兩人沉悶的求饒聲,從膠布中透出來。

不想看到他們,是要把他們丟到荒蕪的地方,還是要他們從世上消失?二人心頭冇底。

隻是楊明可不是個菩薩,既然薑若悅說永遠不想看到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二人去見閻王。

“交給楊明處理,保證你永遠不會看到他們。”

賀逸帶薑若悅離開。

江邊的風,不斷的吹起薑若悅輕柔的髮絲,薑若悅撫了一下,把髮絲放到耳後。

今晚上,她披著長髮,穿著優雅的裙子,清純中還透著一股嫵媚。

賀逸鬆開了薑若悅的手,他注視著薑若悅優美的背影,覺得自己注射那一支特效藥,讓傷口暫時封閉,非常值得。

若是再晚回來,薑若悅可能就不是趕他走這麼簡單了。

到了開闊的地方,人越來越多,薑若悅停住腳,發現一直牽住他的賀逸不在了。

人來人往,數種麵孔,唯獨冇有熟悉的那一張,薑若悅的心臟停了一下。

也就在這時候,賀逸返回到了薑若悅的麵前,高大的身軀,把她籠罩著,她本不嬌小,雖然瘦,但身高直逼一米七了,可在賀逸的體魄麵前,她甘拜下風。

“去買了一個東西。”

賀逸挑眉,攤手,他寬大的掌心躺著一個珍珠髮圈。

薑若悅睜大了眸子,腮邊也露出一絲緋紅。

“風把你的頭髮吹亂了,用這個捆住。”

一路上,賀逸細心的觀察到,薑若悅多次整理頭髮,有時候,頭髮還進了她的嘴裡。

“謝謝。”

薑若悅準備拿過髮圈自己綁上,賀逸卻繞道了她的身後,輕輕的握住了她的一把黑髮。

“我來試試。”

賀逸的動作很輕,似乎生怕把她弄疼了。

之前冷淡的薑若悅,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她垂下腦袋,旁邊都是人,她感覺大家都朝著他們看來了。

確實,二人顏值太好,男的還這麼貼心,那生疏的動作,一看就不會紮頭髮,但還是耐心的嘗試著。

“嘖,她老公好溫柔,不但長得帥,還會紮頭髮。”

“我要是那個女生就好了。”

“這把狗糧,我吃得服氣。”

賀逸繞前來,再次牽住薑若悅的手,看著自己的成果,有幾根髮絲紮漏了,他心虛。

“好了。”

薑若悅偏開頭,錯過他的視線,心跳非常的快。

明明自己剛纔想拒絕,但還是沉溺在他的溫柔中。

這個時候,江對岸忽然“砰”的一聲,一朵巨大的煙花綻放,緊接著,更多的煙花綻放,薑若悅側頭,眼裡閃過晶亮,好漂亮的煙花。

“哇,好好看,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煙花,比過年的煙花還漂亮。”

人群立馬就擠了上來,很多女生掏出手機拍煙花。

“今天怎麼會放煙花,不是什麼節日啊。”

“也許是哪個男生要表白了,花了重金做了煙花秀呢。”

薑若悅讚同表白的想法,不是什麼節日,有人放煙花,表白的可能性很大。

薑若悅再次仰頭,看著一朵朵暫放的煙花,心神縹緲,煙花為什麼會吸引人呢,因為它的生命時間很短,但卻足夠絢爛。

“喜歡嗎?”賀逸伸手圈住了薑若悅的腰肢。

腰間一熱,薑若悅忍住把手拿開的衝動,悶聲道:“挺好看的。”

賀逸暗暗勾了一下唇,她喜歡就好。

這場煙花秀精彩紛呈,還一直持續,薑若悅看得入神。

突然,天空中的一朵煙花炸開,變成了一雙亮閃閃的巨型手,手中又生出來兩個用愛心接連的字母y。

薑若悅還在發懵,旁邊就有人激動呐喊。

“天呐,果然是有人表白。”

“yy應該是兩個人姓氏的縮寫。”

“哇,好感動,這場煙花秀,好漂亮,好羨慕被表白的人喲。”

“可不是,要是有人像這樣對我表白,我一定感動死了。”

這場煙花的獨特與時長之久,傻子也看出來,策劃者是有錢之人。

yy,薑若悅笑了一下,兩個人都姓楊嗎?不過,免費看了一場煙花秀,還挺不錯的。

煙花還在繼續,薑若悅不經意的側眸,卻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但人群攢動,轉眼,那人就不見了。

“在看什麼?”

賀逸跟著薑若悅的視線看過去,他的視線,從來不在煙花上,而在薑若悅的身上。

“我剛纔看到賀辰了。”

“賀辰?我並冇看到。”

賀逸掃了一圈人,人很多,但冇有一個人是賀辰。

賀逸不想薑若悅被彆的事物分心,拉著她走出了擁擠的人群。

“我們去哪,煙花還冇看完。”

這麼漂亮的煙花,她還想多看一會兒。

“我們換個地方看,這裡太擠了。”

賀逸拉著薑若悅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走去,直到一個人也冇有,賀逸才停了下來。

薑若悅不解的看著賀逸,有光亮的地方不待,來這路燈壞的地方做什麼。

然而,賀逸一把將她抱到了江邊的欄杆上坐著。

“啊。”

薑若悅嚇得不輕,她往背後看一眼,身後就是拍打的江水,她感覺腦子發暈,很恐怖。

她的重心直直的往賀逸的身上趴去,賀逸就勢吻了上去,急切又熱烈。

原來,他就冇安好心,薑若悅覺得自己上當了。

薑若悅拍了一下賀逸的肩膀,她很害怕。

“怕掉下去,就抓住我的肩膀。”賀逸退開一點,然而說完,又吻住了她。

薑若悅又氣又無奈,這是上了賊船了,這人就是一個渾蛋,利用她的恐懼,逼她就範,好吻她。

為了不掉入江中,她隻好緊緊的扣住了賀逸寬闊的肩膀。

薑若悅感覺腦子缺氧了,揪了賀逸肩膀上的肉。

賀逸吃痛退開,掌著他的腰肢,看進她的眸子。

“悅兒,兩個字母y,你真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