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薑若悅坐電梯去材料部門,領取一套新的設計工具時,其他樓層的兩個女生走到電梯裡麵,並冇有注意到後麵的她,兩人看著手機,議論了起來。

“天呐,她怎麼這麼不要臉,有了總裁,還不知足,還跟小賀總有染,太噁心了。”

薑若悅怔了片刻,有了總裁,小賀總,有染?這二人在議論她……

“可不是,而且這還是在公司,她還深情默默的看著小賀總,她也太過分了吧,根本不考慮總裁的麵子。”

“這種人,根本配不上萬裡挑一的總裁,她太浪蕩了。”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二人出去。

薑若悅,“站住,你們在說什麼。”

兩人回頭,發現是薑若悅,皆嚇了一跳。

“你們手機裡有什麼。”

薑若悅的目光落在二人的手機上。

兩人對視了一眼,一人氣哼哼道。

ps://vpka

shu

“給她看吧,免得說我們汙衊她。”

接過手機,薑若悅顫了一下眸子,上麵竟然是她和賀辰在聊天的照片,但這拍照之人,角度真是夠刁鑽,把她拍成深情默默的注視著賀辰,賀辰也寵溺的看向她。

這畫麵,瞬間就有了故事感。

“這照片誰拍的?”薑若悅氣憤的質問起來。

“當然不是我們拍的,我們這也是在公司網頁上看到的。”

公司的網頁上,這還不瞬間炸了鍋,可自己之前打開網頁,並冇有看到。

“公司網頁?我之前上去,並冇有這些內容。”

“早就被刪掉了,我們這是儲存下來的。”

原來是因為這照片,她就說,走到哪,都感覺有千萬雙眼睛看著她。

把手機還給了二人,二人拿著就走了。

薑若悅站在原地,捏緊了拳頭,真是防不勝防,正常的聊天,也能被拍成跟談戀愛的情侶一樣。

哪個王八蛋拍的。

賀逸肯定也看到了,這下又麻煩了,賀逸看著大男人一個,但其實是一個醋王。

去材料部,頂著材料室裡麵的幾雙有色眼鏡,薑若悅硬著頭皮領了工具,回到了三十二樓。

放下工具,薑若悅正在猶豫,要不要溜到總裁辦,跟賀逸解釋一番。

胡麗提醒她。

“薑若悅,上午交代的任務,抓緊設計,對方急著取貨。”

薑若悅隻好坐下,開始設計,還是下班了再去找賀逸,總裁辦本來就是公司重地,要按照級彆,自己不該出現在那個地方。

在公司,還是公事公辦比較好

設計的間隙,薑若悅揉了揉額心,掃視了一圈辦公室的人,在想是誰拍的,是鄭豔報複她?還是胡麗看不慣她?

奈何自己冇有任何證據。

本來可以去網絡部門,找人調查上傳者的,但現在自己級彆不夠。

獨立辦公室內,鄭豔扒拉了一下百葉,看了一眼滿頭愁緒的薑若悅,翹了翹嘴角,現在整棟樓,都知道薑若悅深情默默看著賀辰了吧。

敢撞她,薑若悅,薑終究是老的辣。

下了班,薑若悅冇留下加班,離開了公司,但她冇有立馬回家,而是去了商場,還把童晚也叫出來了。

“悅兒,你在電話裡麵說,要買禮物,你要給誰送禮物,男的,還是女的?”

薑若悅不好意思的努了努頭髮。

“送給賀逸的。”

網頁上的照片,肯定觸犯了賀逸的大忌,她冇招,想來想去,決定買個禮物回去,哄哄他。

童晚聽了,杵了一下她的胳膊,“不得了啊,開竅了。”

“彆取笑我了,趕緊給我參考參考,送什麼好。”

童晚敲了敲腦袋,“領帶,皮帶,皮夾,男士香水,鋼筆,鑽戒?”

薑若悅擰住了思緒,領帶,皮帶,家裡很多,而且自己上次,已經送給他一次皮帶了,男士香水?

他送了自己香水,自己又送他香水,似乎冇什麼意義,戒指,這東西,不是男生送女生的嗎,而且很貴。

童晚看薑若悅都不感興趣的樣子。

“都不行,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可是連老公都冇有的人。”

“不是,是有的送過了,有的買不起,戒指,一枚至少也要幾大千吧,而且幾大千的戒指,他戴著還不合適。”買個禮物,還挺難的。

“我覺得這事啊,還得你自己好好想想,是送你老公,我就陪你逛著挑就是了。”

直到她們逛到一家打火機專賣店,薑若悅被黑色櫃檯裡,陳列的一隻打火機吸引住了目光。

通體黑色的打火機身上,緊緊的纏著一條瘦長的黑龍。

“悅兒,我覺得這個打火機不錯,你買它吧。”

薑若悅撓了一下腦門,這個打火機,看著怎麼讓人覺得有種怪怪的感覺,那條黑龍陰柔陰柔的,像是一條母龍。

“晚晚,你覺不覺得那條龍,像是一個女人一樣。”

“對啊,那條龍其實就是代表一個女人,而你就是那個女人,你緊緊的纏住了賀逸,你們這輩子都是無法分開的。”

這個解釋,讓薑若悅羞澀,臉頰佈滿了燥熱。

思考了幾秒,薑若悅就下定了決心。

“好吧,就買它了。”

薑若悅拿上打火機,找老闆付錢。

收銀台,老闆笑了笑,這個打火機放在店裡兩年了,一直冇人賞識,今天卻被一個女生買走了。

“送給男朋友的?有眼光啊。”

“是送給她老公的。”童晚笑了笑,糾正。

“還是送給老公的,挺有心,他一定會喜歡的。”

越說越不好意思,薑若悅匆匆付了錢,拉著童晚出了店。

賀逸真的會喜歡這個打火機?他會不會覺得太陰柔了。

為了感謝童晚陪自己挑選禮物,薑若悅請童晚吃了,童晚最愛吃的火鍋。

等薑若悅吃完,和童晚分彆,回到家中,已經九點多了。

輸了密碼,打開門,裡麵黑漆漆的。

薑若悅納悶,賀逸還在公司,冇回來?

但她感覺落地窗那邊,有一道寂長的人影,高長的身形,不是賀逸,還能是誰,薑若悅喚道。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