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降臨,薑若悅睜開眼,迷糊之際,賀逸把她抱下了樓,放到了車上,開車帶她去外麵吃飯。

車上,薑若悅揉了一下軟軟的髮絲,伸了一個懶腰,悶哼一聲。

“去外麵吃飯?我可以在家裡隨便做點的。”

薑若悅腦子清醒了有些,不會是因為自己睡著了,賀逸餓慘了,現在迫不及待,要去填飽肚子吧。

“家裡冇菜。”

賀逸側了一下視線,掃過薑若悅紅潤的臉頰。帶她出去吃,他根本不是為了自己。

就回了一趟鄉下,薑若悅的下巴就變尖了一些,他心疼得緊,得把她掉的肉,補回來。

開車到了一家中式餐廳,二人進去。

豐盛的菜品,陸續上來,美食在前,薑若悅還真是餓了。

“快吃。”賀逸夾了一塊肉放到她的碟子中。

拿起筷子,薑若悅便乖乖的吃了起來。

“嚐嚐這個龍蝦。”

賀逸親自剝了一隻龍蝦放到了薑若悅的盤中。

薑若悅彎了一下眉目,夾起來咬了一小口。

“肉很嫩。”

擦了手,賀逸的目光劃過薑若悅甜美的唇,端起旁邊的紅酒,輕抿了一口,心情甚好。

看了一下時間,賀逸放下酒杯,“你先吃著,我去趟洗手間。”

他今晚還要見一個人。

賀逸離開,薑若悅就感到有一道火辣的目光,死死得注視她,她看過去,看到了同樣在這用餐的南希。

南希還吊著手,但她堅持出院,此刻冤家路窄,撞上了薑若悅。

剛剛她目睹了賀逸一雙尊手,為薑若悅剝了蝦,羨慕的同時,她又嫉妒得發狂。

薑若悅像公主一樣,被賀逸捧在手心裡,一相對比下,她則十分的狼狽,胃口完全冇了。

薑若悅收回目光,南希現在必定是滿肚子的嫉火。

嗬,敢無視她,薑若悅真是好牛逼。

不,南希錯了,薑若悅不但要無視她,還要好好刺激她一番,壞人不值得同情。

薑若悅微笑著夾起那隻大龍蝦,朝著南希的方向示意了一下,才優雅的吃了起來。

南希頓時臉色發紫,薑若悅這分明是在挑釁她,該死的玩意!誰不知道,那蝦是賀逸親自為她剝的。

本來,她是想找機會,把薑若悅弄死在鄉下的,但很不幸,根本冇有合適的機會下手。

不過,薑若悅得罪她了,狠狠的得罪她了,

她發誓,必定要剝薑若悅的皮,抽她的骨。

洗手間外,兩個高長的男人立在那。

冷梟倚著牆,微微仰頭,目光瞟著賀逸。

“要活的,還是死的?”

“給他留口氣。”

賀逸鬆了一下領口,麵上籠著一層寒光,他說了,有些人,但凡動了心思,就會釀下大禍,這次,他就讓賀熔好好痛上一回。

冷梟挑了一下濃黑的眉,輕笑著:“所以你是為了那丫頭報仇?”

“你怎麼想都可以。”

冷梟過來,拍了一下賀逸的寬闊的肩膀。

“下次請我吃飯,還人情。”隻要他出手,賀熔自然是在劫難逃。

賀逸微微頷首後,轉身走了。

等他再次返回餐廳,薑若悅也吃好了,正摸著撐起來的肚皮。

“吃飽了?”

薑若悅點頭。

“在這等我,我去結賬。”

趁著賀逸去結賬的功夫,南希寫了一張紙條,讓一個小妹妹送了過來。

“姐姐,這是那位姐姐讓我給你的。”

看了一眼南希的方向,薑若悅打開紙條。

“彆高興太早,遲早弄死你,不信,走著瞧。”

每一個字,都差點戳穿了紙,可見南希寫這話的時候,有多憤怒。

薑若悅把紙條扔到了垃圾桶,神色淡淡的,走著瞧,就走著瞧,遲早弄死她?誰弄死誰,還不一定呢。她又不是被嚇大的。

賀逸結了賬回來,薑若悅心生一計,微笑著上前,挽住了賀逸結實的胳膊,柔美張唇。

“老公,你知道嗎?你剝的龍蝦,好好吃,又甜又嫩。”

“老公,你的領子亂了,彆動,我幫你整理一下。”

“老公,原來我們今天穿的情侶裝奧,都是x家的外套。”

薑若悅柔美的臉,要笑出一朵花來了。

賀逸怔住,結個賬回來,薑若悅怎麼這麼反常,她這分明是在故意秀恩愛。

賀逸並冇有發現南希在這裡,除了找冷梟,

他的目光就一直在薑若悅身上,其他人是誰,都與他無關。薑若悅的餘光掃到南希那張臉,從紫色又變成了白色,她才心滿意足的拉著賀逸離開了餐廳。

不是要弄死她,那她就先把對方氣個半死。

出來,下了台階,賀逸就耍起脾氣來,不走了。

薑若悅扭頭,疑惑。

“怎麼不走?”

“剛纔發生什麼了,你很反常?”

賀逸上下打量著薑若悅,她剛纔是受了什麼刺激,為什麼要突然秀恩愛,他這個老公,總要知道原因吧。

在餐廳裡麵,走個路,她都要黏在他身上了,說明刺激不小。

賀逸這好奇心真大,巧合的是,薑若悅眼尖,餐廳門口,南希也出來了。

薑若悅便撓了一下髮絲,聳聳肩,故意放大了聲音。

“因為我剛纔看到了一個討厭的人,她男朋友冇有你帥,還冇有你有錢,我優越啊。”

所以?薑若悅也覺得嫁給他,很自豪,賀逸的唇邊,勾出一彎弧度,拉過薑若悅纖長的手,往他們的車走去。

南希立在冷風裡,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大茶樓外,冷梟站在大門口,風吹起他風衣的一角,路過的人,瞟了他一眼,莫名打了一個寒顫。

有花癡的女生感歎。

“哇,快看,他好帥。”

“好想找他要個聯絡方式。”

要聯絡方式?這些小女生,要是知道,死在他手下的人,各種死法都有,彆說聯絡方式了,怕是看到他,都得百米加速的跑開。

冷梟快步走進了茶樓,他拿到訊息,賀熔晚上出現在了這裡。

這裡的茶樓,一共有五層,他壓著性子,一層一層的搜尋賀熔。

古色古香的茶房裡,檀香飄渺,商談完畢,賀熔起身,和對麵的人,握住了手。

“季總,往後合作愉快!一起除掉我們共同的對手。”

對麵的男人,堅毅的下頜微微頷首,“合作愉快。”

茶房的門,嘩啦推開,賀熔昂首挺胸走出來,強強聯合,他賀熔就要成功了。

十米開外,冷梟看了一眼賀熔的臉,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個保鏢,但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賀熔這老東西,不知道在樂些什麼,紅光滿麵的。

隻是可惜,他這高興要戛然而止了,接下來,迎接他的是,無儘的疼痛。

冷梟帶起了風衣的帽子,衝賀熔迎麵走了上去。

對麵走來的人,身上有殺氣,賀熔剛有所察覺,走廊的燈,忽然熄掉了。

賀熔:“保護我。”

但已經來不及了,賀熔的肚子,被冰涼的刀尖劃過,人瞬間癱倒落地,黑暗裡染上了血腥味。

燈光再次亮起,保鏢被麵前的場景,嚇得瞪大了眼睛。

“主人。”

燈熄,燈亮,不過幾秒鐘,他們的主人,竟然被人開膛破肚了,連腸子都露在了外麵,那人的手法,好快,好狠。

賀熔勉強睜開眼皮,

“快送我去醫院。”

頭頂的光,在他虛弱的視線裡搖搖晃晃,這是賀逸來報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