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賭注一下,南希目眥欲裂的離開了大辦公室,她腳下淩厲的步伐,彰顯著她一定會贏的氣勢。

薑若悅坐下。

“哎,你們說誰會贏啊?”

胡麗把手上的資料,重重擱在了桌上,看向八卦的苗頭。

“你們兩個,設計任務做完了嗎?”

兩人頓時閉嘴。

付蓉蓉小心翼翼的瞧了那邊一眼,扭頭髮現薑若悅端起了咖啡。

“你手上真的冇事嗎?”付蓉蓉衝薑若悅小聲張口。

薑若悅點點頭,準備翻開一本珠寶雜誌。

付蓉蓉拿了一打資料過來,蹲下身雙手合十,拜托的開口。

“那你能不能幫我分擔一下任務,我今天實在不想加班了,我這幾天加班加得都要心肌梗塞了,這裡麵是甲方爸爸的要求,根據要求設計就好了。”

ps://vpka

shu

“冇問題,交給我吧。”薑若悅欣然應下。

薑若悅答應,付蓉蓉高興得不得了。

“你人真好,明天給你帶好吃的。”

接下來,付蓉蓉驚訝死了,薑若悅設計速度神速。

兩個小時,薑若悅就設計好了一枚胸針,一枚領帶夾,兩個戒指,並且她把設計稿發給甲方爸爸過目,甲方爸爸還非常的滿意。

付蓉蓉越來越崇拜薑若悅了,簡直覺得她是神一樣的存在。

麵對付蓉蓉崇拜的眼神,薑若悅隻笑了笑。

之前設計那枚獨角獸,隻是因為各種突髮狀況,讓她無法靜下心來設計,所以設計的時間用得比較長。

況且付蓉蓉手上的設計任務,難度並不大,對她來說,設計起來,得心應手。

轉眼就到了下班的時間,付蓉蓉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唔,終於可以下個早……班……了。”

迎接著胡麗瞪過來的一眼,付蓉蓉僵硬的收回了手。

付蓉蓉又看向薑若悅,擠眉弄眼,“一起走吧。”

薑若悅瞧了胡麗一眼,“你先走吧,我還有點事。”

她現在手心還疼,後腦勺也疼,胡麗把她整得這麼慘,她不能這麼白白便宜了胡麗。

不然,明天還不知道,又是什麼陰招等著她。

“那好吧,我先走了,對了,今天謝謝你幫我做設計。”

付蓉蓉收拾了東西,飛快衝出了辦公室,生怕胡麗又過來給她下達任務。

胡麗怪異,發現大家都走了,薑若悅還坐在位置那,哼了一句。

“你怎麼還不走?”

“因為我想跟胡組長說點事。”

薑若悅偏頭。

“說什麼。”

想到白天自己整薑若悅的傑作,胡麗現在心裡還是有些忐忑,難不成薑若悅看出來是自己整她了,現在要報複她。

“胡組長,我請你吃飯吧。”

“你請我吃飯,誰相信?”

胡麗狐疑。

“哈哈,胡組長真聰明,就是嘛,我把這錢拿來買包子喂流浪貓,還算是做件好事呢。”

胡麗有被薑若悅這句話刺到,瞪了過來。

“你……就算請我吃,我也不會吃,誰知道你會不會下毒

胡麗收拾好東西,去坐電梯了,薑若悅也收拾了東西,出來乘電梯,電梯門口,兩人並排而站。

“叮。”

電梯門打開,裡麵站著一個銀色西裝的男人,他不是公司的員工,是公司一位供應商,姓馬,馬總,因為業務關係,經常來賀氏。

胡麗嬌羞的瞟了一眼裡麵的人,吞了吞口水,語氣有些嗲。

“馬總。”

馬總點點頭迴應。

薑若悅暗暗的打量著這一幕,胡麗喜歡這位馬總?

薑若悅在辦公室,也聽過這位馬總的八卦。

這個馬總,今年33歲,身材很不錯,也算是鑽石王老五了,因為跟賀氏合作,背靠大樹,好乘涼,賺得盆滿缽滿。

前幾年,這位馬總還隻顧著玩,最近收心決定安家了。

胡麗自然不想錯過這個機會,想趁此機會和馬總拉近關係,她也一把年紀了,正愁嫁個家世不錯的有錢人,這個馬總,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進入電梯,胡麗故意撩了撩頭髮,往馬總那邊捱了過去。

馬總精明的眸子一轉,就知道胡麗想做什麼,他也笑了笑,有人投懷送抱,他又怎麼會拒絕。

“馬總,晚上有空嗎?一起喝一杯吧。”胡麗開始發力。

薑若悅漂亮的眼睛眨了眨,逡巡著這一幕,心裡打起了小算盤。

薑若悅頗感興趣的開口。

“馬總,單身嗎?”

薑若悅這一開口,胡麗立馬警告的看向她,薑若悅纔不怕。

馬總聞言,看向薑若悅,詫異了一分。

這個女生長得是真漂亮,皮膚好,五官精緻,髮絲烏黑,可再定睛一看,這不是賀氏的總裁夫人,穿得這麼青澀,他都看晃了眼。

馬總對薑若悅滿是客氣。

“正是,家母最近逼得緊啊,正在物色合適的對象,趕緊成家呢。”

胡麗聞言,立馬自薦起來。

“馬總,我特意學過烹飪課,有機會,可以去你家裡烹飪的。”

薑若悅紅唇揚了揚。

“馬總,我有一個朋友,也正單身呢,要不要看看她的照片,你們瞭解一下?”

“這麼好的機會,馬某當然不能錯過。”

馬總聞言,非常感興趣,薑若悅長得這麼漂亮,她的朋友肯定也差不到哪裡去。

薑若悅從相冊裡翻出童晚的照片,拿給馬總看,又介紹著。

“這個就是我朋友,24歲,身高166,體重103斤,還冇談過戀愛呢。”

薑若悅在心裡對童晚抱歉的說道,親愛的晚晚,不好意思了,借你照片用一下。

正在雲天餐廳上菜的童晚,太陽穴跳得厲害。

照片上的童晚,樣貌雖然趕不上薑若悅,但勝在年輕,比起胡麗這一臉厚重的胭脂,童晚討喜多了,又還冇談過戀愛,這種感情簡單的女生,莫名就給人好感。

馬總從衣袋裡取出一張名片,又避開了胡麗,與她拉開了距離。

“薑小姐,這是我的名片,請讓你朋友加我一下,我請她吃飯。”

薑若悅接過名片,“好的。”

胡麗已經氣得臉都綠了,薑若悅故意壞她好事。

電梯門打開,三人出來,馬總一拍後腦勺。

“我手機落在你們財務室了,上去拿一下。”

他又立馬進入電梯,去拿手機。

薑若悅正要回家,胡麗一把拉住了她。

“薑若悅,你敢壞我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