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護士站關了燈,三人躺在床上休息,薑若悅扯過被子,蓋在身上,她感覺自己的手和腳都好冷。

這種冷,不是溫度造成的。

而是深愛的人,病倒了,她心理壓力太大了。

另外兩名護士又閒聊了起來。

“那個齊小姐,下午又來醫院了,我是看出來了,她喜歡少主,聽說她的父親,在賀氏企業身居要職,對了,我還聽說,這齊小姐以前和少主傳過緋聞呢。”

齊真今日確實來醫院了,齊真進病房看賀逸的時候,薑若悅立馬退了出來。

“她喜歡有什麼用,少主又不喜歡她,那緋聞都好老的曆史了,而且少主現在都結婚了。”

“可是島主根本看不上少主喜歡的那個人啊,還把她趕出了醫院,不準她靠近醫院一步,這分明就是不承認這個孫兒媳婦。”

“哎,島主太**了,少主喜歡的人,他都要拆散,我覺得這樣隻會適得其反,少主也向來是有個性的人,這樣下去,少主和島主的關係,隻會越來越差的。”

“我看那個齊小姐就是在走迂迴路線,少主不喜歡她,她就在島主麵前刷存在感,她是想讓島主認為,她纔是適合少主的妻子人選吧。”

“對了,島主強製接管這家醫院的時候,你也看到少主喜歡的那個人了,你覺得她怎麼樣,全天下這麼多女人,你說少主為什麼喜歡她啊?”

“我覺得那個女生還不錯的,看得出來,她當時特彆緊張少主,認為我們就是來阻礙少主救治的,氣勢洶洶的讓我們滾呢,天呐,當時我都為她捏了一把汗,畢竟我們這麼多人,隨隨便便都能捏死她啊。”

“我也看到了,當時刀架她脖子上,她都不願走,她挺勇敢的,其實少主冇喜歡錯人,這個女生並不是圖少主的錢財,也是真心喜歡少主的。”

二人沉默了一陣,薑若悅以為她們要入睡了,有人翻了一個身,又說了起來。

“少主以前在島上的時候,又冷,又不近人情,可我們還不是覺得他好帥,少主的魅力大著呢,他當學員的時候,是最優秀的,連冷梟都要遜他一分,當教官的時候,帶的組是最優秀的,這種武力兼腦力雙絕的人,哪個女生不喜歡,以前,他們訓練時,我們不是偷偷趴在窗戶上偷看嗎?我敢保證,大家看得最多的就是少主了。”

“那當然了,無論是穿越無人區,橫渡雷區,擊殺x國一號人物,少主永遠都是出色完成,還有每次出島執行任務,重要的任務,島主都是派少主去,特彆是少主和冷梟組合的時候,簡直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了。”

有人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哎,不說了,不說了,趕緊休息,說不定等會就要叫我們了。”

聽完二人的閒聊,薑若悅驚訝的躺在那,賀逸的過去,她幾乎不曾瞭解,她們口中說的那些受訓,她從來冇聽過,穿越無人區,擊殺1號人物,橫渡雷區……聽起來就好危險。

“咚咚咚。”有人敲門。

“起來一個人,醫生開了藥,去給少主服藥。”

薑若悅立刻掀開被子下了床。

“她不是嗓子疼嗎,怎麼不好好休息,做事還這麼積極。”

“讓她去吧,反正我倆這大半夜的,也不想起來。”

薑若悅拉門出來,保鏢愣了一下,“又是你去?另外兩個呢?”

保鏢想了一下,之前來讓人去給賀逸擦汗,也是這個護士去的。

薑若悅不說話,接過保鏢手上的托盤,就往病房去。

托盤上有一瓶葡萄糖,用來輸的,還有一瓶白色的藥粒,瓶身上有說明服用方法,薑若悅就放心了。

保鏢看著薑若悅端過自己手上的托盤就走了,一陣疑惑,深更半夜的,還有人不想休息,搶著乾活。

進入賀逸的病房,薑若悅把托盤擱在桌子上,先把葡萄糖給賀逸輸上,又按照說明,把藥粒一點一點的碾碎成粉末兌水,喂賀逸喝下。

發現他的病號服有些歪了,薑若悅悉心的為賀逸整理好病號服,一切做完,她就在床邊坐下,一邊等著葡萄糖輸完,一邊拉起賀逸的手掌,研究了起來。

他的手指很長,手型很好看,掌心有一層薄薄的繭,摸起來並不細膩,想必是在島上受訓時留下的。

薑若悅拉起他的手,放到唇邊,吻了一下,心裡暗暗說著:老公,快點醒過來,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