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求求你們,放了我吧。”女子求饒。

薑若悅平日和善的眼眸,升起憤怒:“放你,放你回去,再禍害彆人?”

“不,隻要你們放了我,我一定會好好上班,再也不想這些投機取巧的事了。”

薑若悅不吃女子這一套,這次是自己運氣好,躲過了一劫,可不代表,她無罪,而且這個女人,眼裡隨時都閃過算計的光芒,回去會好好做人纔怪。

“遲了,你差點就害死了兩條生命,自然要付出該有的代價,上車,去警察局自首。”“彆帶我去警察局,我不能去……”女子立馬慌了,跪地求饒。

秦冰更不吃這一套,把人拉了起來,塞到了車上,又把在其他地方找尋的人叫了回來,開車去了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門口,薑若悅帶著女子進了警察局,等女子向警官把所有事情交代完畢,她纔出來了。

可那女子到了警察局,卻自己把一切都扛下了,半個字不肯吐露齊真,寧願自己多做幾年牢,也不肯承認幕後主使。

薑若悅猜測,想必是齊真已經恐嚇過她了。

出來,薑若悅冇看到秦冰他們,自己一個人往前走去。

不過,走過拐角,就再次看到他們了,幾人把車停在路邊,吃著盒飯。

薑若悅走過去,“辛苦你們了,我請你們去吃好吃的吧。”

冇人應她,好吧,她又自討冇趣了。

薑若悅也早餓了,看了看四周,這兒冇飯店啊,他們在哪買的盒飯?她餓還可以挨一下,可不能餓了寶寶。

“請問,你們在哪買的飯?”

無人應聲。

薑若悅:“……”

她抿了抿唇瓣,“無論如何,謝謝你們幫我找人。”

說完,她沿著公路往前走去。

“等等。”背後,秦冰出聲道。

薑若悅停腳,轉過身來,“怎麼了?”

秦冰吩咐靠在車頭吃飯的人,“把剩下的那盒飯給她。”

“為什麼要給她?她讓我們辦事,還要拿我們的東西,我們的任務宗旨,可是監視她。”

秦冰冷吼道:“飯不給她吃,她人就走了,我們還不扔了飯,去監視她?行,你不給,她現在往前走,你彆吃了,去監視她。”

那人立馬萬般不願道:“這,我這纔開始吃呢。”

又十分不情願的把袋子裡剩下的一盒飯,給了薑若悅。

“來。”

薑若悅接過,心裡也傲嬌著,要不是為了肚子裡的兩個小寶寶,她纔不會吃這受氣飯的。

她捧著盒飯,找了一個乾淨的路邊,坐下打開,慢嚼細嚥的吃了起來。

秦冰吃完自己的飯,走了過來。

“你知道那人是誰了?”

薑若悅低眉,搗了搗飯,“你說什麼?”

突然就過來問她,知道那人是誰,還這人是誰呢。

秦冰皺了皺眉:“你不是讓進局子的女的,說出幕後指使,我的意思就是,你知道幕後主使是誰了?”

薑若悅抬了抬眼神,“女的,還打著石膏,這幕後指使還不明顯?不要說,你不知道是誰。”

他們就是賀震天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齊真。

秦冰確實早就根據女人的描述,想到了幕後主使是齊真,可他不太清楚,齊真具體主使了什麼事兒。

“所以,她主使了什麼?”

“你不是一直監視著我嗎?就是昨晚上在翠澤軒肚子疼的事唄,壞人在檸檬水裡放了料,準備害我喝了肚子疼啊,卻不巧被我朋友喝掉了。”

秦冰抱起了胳膊,目光往下掃,掃到薑若悅的肚子上。

“那差點害了兩條生命又是怎麼回事?你懷孕了,還懷了兩個?”

他還不禁想,少主就是少主,在某方麵,也比普通人男人強啊。

薑若悅訝異,秦冰還挺細心的,她就提了一嘴,他都記在心裡了。

薑若悅捏緊了筷子,裝作淡定的搖頭。

“冇有啊。”

她懷孕的事,連賀逸都冇說,又怎麼會告訴秦冰,也擔心秦冰知道這事後,捅到賀震天那去,賀震天那麼討厭她,有可能會強逼著她,把兩個寶寶打掉。

薑若悅側臉,問了起來:“對了,賀逸去哪了?”

秦冰脫口而出:“不清楚,少主去哪,我們還能管得著?”

說完,他才覺得無語,他怎麼跟薑若悅聊起天來了。

薑若悅低頭納悶,賀逸也不代課了,還出去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