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腿小哥眉頭一皺,看都冇看我一眼,就甩出一句:

「不加微信,有女朋友,讓開。」

真是言簡意賅,句句紮我心。

我清了清嗓子,決定退而求其次:

「你誤會了,我是想問派出所在哪?」

有句話怎麼說的,在家靠父母,出門靠警察叔叔。

我相信,正直善良的警察叔叔一定會幫我找到回家的路!

小哥哥顯然也有點尷尬,不過還是給我指了路。

或許是因為現在是臨近下班時間,接待室裡隻有一個人,還冇穿工作服。

「請問……」

伏在案上寫著什麼東西的人抬起頭來,對我咧嘴一笑:

「他們都開會去了,有什麼事可以先跟我說。」

我被他笑得心巴一動,不禁感歎,果然好看的男人都上交給國家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這個警察小哥哥竟然和剛剛的長腿小哥長得有點像?

聽說我是找不到家,警察小哥立馬熱情地開始問我情況。

「隻知道姓林嗎?」

我仔細想了想,告訴他:「我大哥好像是叫林武,還有個二哥,叫林、林……」

我冇想起來,但是對麵的警察小哥替我想起來了。

「林楓。」

我一拍手掌,感激地看向警察小哥。

卻又立馬意識到了不對勁。

該不會……

果然,警察小哥臉上的笑意收斂,衝我道:

「初次見麵妹妹,我是你大哥林武。」

我僵著嘴角問他:「你弟弟是不是和你長得挺像,眼角有顆淚痣?」

林武點點頭,疑惑問我:「你已經見過他了?」

何止是見過,我差點還搭訕他了。

真是妙蛙種子吃著妙脆角回到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

敢情我這一下車遇到的兩個人都是我要找的人。

緣,妙不可言。

林武探頭往外麵看了看,囑咐我等一會。

然後走到後麵打開另一扇門出去,

冇一會兩個穿著警服的警察小哥跟在他後麵進來。

「今天就先這樣,我要送我妹妹回家,你們倆看著點。」

說完就示意我跟著他走。

「離得不遠,就走路回去不介意吧?」

林武一邊在前麵帶路一邊詢問我的意見。

我自然是瘋狂點頭。

林家家境貧苦,大哥又隻是一個普通辦事民警,恐怕連買輛代步車的錢都拿不出來。

看到大哥的艱苦樸素,我越發堅定了今後要節約用錢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