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先生,離婚吧》

小說介紹

火爆全網的《霍先生,離婚吧》主角小說在這裡看全文,書名是一本劇情設定極佳小說。霍璟年彆開視線,蒼白的臉上有了不耐煩的神色,語氣微涼:“蘇怡,有事回家說。”“你也知道丟臉?”蘇怡頓時笑了,笑的渾身止不住的顫抖。男人就是這樣,做得出丟臉的事兒,還不允許你在外人麵前忤他麵子。“好,我等你解釋。”...

《霍先生,離婚吧》

第1章

免費試讀

“霍先生,我們離婚吧。’

摘下婚戒,丟在離婚協議上,隻在紙上給霍璟年留了幾句話。

'你媽年齡大了,我不想多做糾纏刺激老人家,你曾是一名軍人,應該不想揹負一個重婚罪的汙點,兒子的撫養權歸我,我們就當從冇認識過。

今天是她在這棟房子裡停留的最後一天,是她做霍璟年妻子的最後一天,過了今天,她告訴自己,就要做全新的蘇怡。

背上孩子,拉上密碼箱,走出大門後,她給封辰打了個電話。

“封律師,這是我的新聯絡方式,離婚協議我已經簽了,如果霍先生簽了字,到時候要麻煩您把離婚證給我。"說到這兒她補充道:“這個號碼隻能接聽您的來電,拒接所有陌生來電。”

電話那頭傳來封辰略顯驚訝的嗓音:“你這麼快就簽字了你們的財產分配,還有孩子的撫養權,這些都跟霍璟年協商過了

“小*三都領回家了,如果霍先生繼續糾纏的話,我想我會以重婚罪起訴他,孩子才九個多月,男方出gui,法律上孩子一般都會判給母親,這一點我想封律師應該比我更清楚,至於兩千萬補償費,我做了讓步,兩百萬也夠了,我卡上有現成的。

“你等一下,霍璟年那裡你是不是應該…….”

早料到自己請的律師會幫霍璟年說話,蘇怡苦澀一笑,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封律師,律師費我前夫應該會承擔,再見。

封辰挑眉瞪著手機愣了好半晌。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啊不哭不鬨,這婚說離就離,根本不為了孩子挽救這段婚姻啊!

一般有了孩子,男人外*遇,女人不都是為了孩子能過且過嗎更何況豪門圈子裡,出gui這種事再正常不過了,那些太太們遇到這種情況,大多都會為了保住自己正室的位置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度的接受私生子認祖歸宗。

收了思緒,他立馬給霍璟年打了電話:

“璟年,你現在在哪兒呢我不是告訴你老太太可能把唐心洛帶回家了嗎你冇回去阻止這事兒嗎這會兒你家裡肯定雞飛狗跳了,你老婆丟下一紙離婚書,帶著孩子走了,就在剛纔她打電話給我,正式委托我辦理你們的離婚案子。”

此時霍璟年正守在搶救室門口,老太太血壓高,這一暈倒,情況很危急,封辰的這通電話不亞於一枚重磅炸彈,炸得他頭重腳輕,亂了方寸:“她要去哪兒”

“我怎麼知道她要去哪兒啊,她的電話號碼都換了。”

'啪’的一聲,霍璟年直接摔了手機,一拳重重的朝著牆砸去,一聲悶響,頓時骨節冒了皿珠子。

“璟年哥哥!怎麼了”

一旁的唐心洛和保姆嚇白了臉。

唐心洛急忙抓住他受傷的手,梨花帶雨的哭了起來:“你這是做什麼啊我知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我明天就出國,以後再也不回來了,你不要傷害自己好不好伯母會冇事的,我走了……嫂子會原諒你的,你不要著急……”

霍璟年緊閉著雙眼,一雙拳頭捏的哢哢作響,胸腔被一團火燒的快要爆裂開了。

不,她不會原諒,他算是見識到了她的敢愛敢恨。

母親還在搶救室裡,生si未卜,她卻帶著兒子跑了。

蘇怡啊蘇怡,你可真夠狠絕的,離開的時機都抓的這麼好,這段婚姻你當真一點都不留戀了對我的感情,你當真說收就收,一絲都不剩了

“璟年哥哥……你不要嚇我……”

他的神色實在太過駭人,唐心洛嚇得鬆開了抓他的手,不敢再說話了。

一旁的保姆更是大氣不敢出。

霍璟年強行穩住情緒,彎腰拾起地上的手機,螢幕摔碎了,但還能用,立即撥了助手的電話,開口嗓音又緊又沉:“蘇怡帶著孩子走了,發動所有人脈,馬上給我把人找回來。”

看他這麼緊張那個女人,唐心洛雙手壓在微微凸起的肚子上,恨意染紅了眼睛。

蘇怡都願意離開了,他還是不願意給她個名分嗎當真讓她生兩個si生子

霍璟年冷靜下來後,思緒也回來了,接著撥了蘇怡的電話,果然是係統提示音,您撥打的號碼是空號'。

他接著撥了封辰的電話:把她的電話給我。”

封辰歎了口氣:“璟年,你現在這種情況,心洛你也得負一輩子責,蘇怡想離婚,我覺得吧,離了也好,她新換的號碼設置了權限,我估計你打不進去。”

霍璟年幾乎咬牙切齒:“電話給我。’

“好吧,我發給你。”

不一會兒封辰把電話號碼發了過來,霍璟年立馬撥過去,果然打不進去。

'啪’的一下,他再次扔了手機。

走得真夠灑脫,一個女人帶著個不滿週歲的孩子,說走就走了!留給他這麼深的歉疚和牽掛,他傷了她,傷得那麼深,他連恨的權利都冇有。

他吩咐了醫生幾句,開車瘋了般的趕回家,到了家門口,他傻站了良久,不抱希望的抬手摁了門鈴。

一聲、兩聲、三聲……

裡麵一點動靜都冇有。

以往門鈴隻響一聲半,門準會拉開,她笑眯眯的說一句'你回來啦’餓不餓。

他一遍一遍的按,一遍一遍的按,後來小區保安走過來,小心翼翼的告訴他:霍先生,您太太不在家,她好像抱著孩子拉著行李箱走……走了。”

知道她走了,聽彆人說出來還是有點受不住。

霍璟年眸子猩紅,眼風冷冷的掃向保安:“滾!”

按了密碼,第一次密碼顯示錯誤,他想起來,母親說換密碼了,家裡請了保姆,把老密碼告訴了保姆,覺得有點不安全,就換了,讓保姆用感應卡進出門。

手垂下來,他冇進去,靠在門口掏出一支yan點燃,兜裡另一部手機響了,助理打過來的。

“霍總,太太和孩子在朋友那裡,那個……她說……離婚協議已經簽字了……”

霍璟年緊抿著唇,神色一片抑鬱,冇有下任何吩咐,掛了電話。

他知道留不住她了,強行留下她,隻會傷她更深.…

——

“霍太太,請您把醫療費交一下吧。”

護士不知道第幾次這樣催促了,此時這句‘霍太太’要多諷刺有多諷刺。

見她麵無表情、無動於衷的樣子,護士有些急了:“霍先生和這位小姐的情況比較危急,這位小姐的手機通訊錄裡隻有霍先生的聯絡方式,我們無法聯絡到她的家屬,所以……”

蘇怡隻感覺身體一陣陣發寒,她極力壓製著心口越來越劇烈的撕痛,掃了眼護士手裡的單單據據,開口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字:“這位小姐是誰?”

護士被問的神色一變,眼中閃過一抹同情之色。

對,是同情,蘇怡確定自己冇看錯,她忽然笑了:“有句話怎麼說來著?人在做天在看,天給的報應,你們找我乾嘛?”

她說完轉身就走,轉身的一瞬,眼眶紅了,狠狠的咬著後牙槽,不想把狼狽暴露在外人麵前。

護士急忙追上了她:“霍太太,生死攸關,請您先把費用交了吧,霍太太……”

正說著,病房裡另一名護士忽然出聲:“霍先生醒了!快叫鄭醫生過來!”

醒了?

蘇怡往外走的腳步頓住,垂在腿側的雙手攥緊了拳頭。

她不想再看病床上那對鴛鴦,但為了兒子、為了霍太太這個身份,她是不是該要個說法?

仰頭眨去眼中不爭氣的濕潤,轉過身看向病床上的男人。

男人那雙深邃的眼中並無波瀾,隻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身旁的女人身上。

他摘了氧氣罩,開口語氣急切:“她怎麼樣?”

“霍先生放心,她已經冇事了。”

霍璟年挪動了一下身子,發現手被女人緊緊的抓著,他閉眼喘息了一會兒,再次把目光看向蘇怡,神色依舊淡然,薄唇微微張了下,似乎想說點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蘇怡隻感覺每一口呼吸都是疼的,血淋淋的疼,如果連霍璟年都是這樣的男人,她不知道該如何再相信這個世界。

抬手指著女人,開口儘量不讓自己像個潑婦:“璟年,她是誰?”

霍璟年一點麵部表情都冇有,介紹的非常淡然:“謝沁歆。”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霍璟年彆開視線,蒼白的臉上有了不耐煩的神色,語氣微涼:“蘇怡,有事回家說。”

“你也知道丟臉?”蘇怡頓時笑了,笑的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男人就是這樣,做得出丟臉的事兒,還不允許你在外人麵前忤他麵子。

“好,我等你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