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開口的師兄聞言,臉色當即變得不好看起來。

“撫雲師妹,這妖獸你買回去也養活不了多久,實在有些虧了。”藍衣師兄還是勸說著。

但蘇撫雲已經鐵了心了,她對藍衣師兄揚唇一笑,臉上滿是單純美好:“我知道師兄這是心疼我,隻是我和這妖獸有緣,實在不忍心見它被關在這裡。若是往後我真養活不了,那也沒關係,我願意放它離開。”

這番作為,讓在場的人無不感慨其的善良。

那藍衣師兄也歎道:“唉,撫雲師妹,你總是這麼單純善良,真是讓人擔心。”

“沒關係的,不是還有師兄們會照顧我嗎?”她俏皮的話,惹得對方露出一個寵溺的笑容。

桑瓔在一旁看得嘖嘖讚歎,難怪人家能當上女主角呢!

蘇撫雲作為女主,有著超乎常人認知的好運氣,被她看中的這隻妖獸,估計也不是凡品。或許未來會成長為六階以上的厲害角色,也說不定。

不過這些與她無關,桑瓔看著前麵的大小攤位,覺得自己或許也可以去瞧瞧。

“你說什麼,這隻烈風犬要一百中品靈石?!”蘇撫雲忽然驚叫出聲。

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過去後,蘇撫雲才意識到自己剛剛有些失態,瞬間就恢複了往常的溫柔模樣,微微低頭,可憐巴巴道:“道友,這一百中品靈石實在有些貴了,可否寬容一些呢?”

那攤主也是個憐香惜玉的,見狀便道:“行吧,那我就給你減十塊兒中品靈石,你給我九十塊兒中品靈石即可。”

修真界自有一套靈石兌換的標準,一百塊兒下品靈石才能換一塊兒中品靈石,一百塊兒中品靈石能換一塊兒上品靈石。但一塊兒極品靈石,卻抵得上一萬塊兒上品靈石。

靈石這東西稀缺得很,像蘇撫雲雖然是衍塵仙尊的弟子,但素日裡也多是從宗門拿十塊兒中品靈石的例份。衍塵仙尊不通俗務,手裡多是些珍奇寶物,靈石反倒不多。

而且他一心修煉,也不會想到弟子靈石不夠花這種小事上。

故而,蘇撫雲雖然在流光劍宗過得風生水起,但手裡的東西卻冇多少。

這九十塊兒中品靈石是她九個月的例份了,她掏是能掏出來,但這可是她的半數身家了,用來賣一隻妖獸……蘇撫雲覺得有些不值得。

隻是雖然她不願意,但那玉墜子裡的人不停地催促她,還說這是她絕對不能放過的大機緣。

蘇撫雲捏著玉墜,抿唇不吭聲。

攤主見她一直不說話,也瞧出了她的囊中羞澀,就不客氣地直言道:“這位道友,你到底買不買啊,若是不買就彆在這裡站著了,這不是平白耽誤我做生意嘛!”

先前還叫人家“仙子”呢,現在就是“道友”了。攤主的勢利讓蘇撫雲心中滿是氣悶。

“你這人怎麼說話呢?買妖獸這種事,還不許我師妹多想想嗎?”藍衣師兄為蘇撫雲爭辯道。

他們的鬨劇,桑瓔也懶得再看下去了,她打算四處逛一逛。若是冇找到想要的東西,便先回駐地休息去了。

她這一動,卻讓蘇撫雲瞧了個正準。

蘇撫雲當即就叫住了桑瓔:“師妹,師妹!我與你商量些事兒。”

桑瓔被迫停下,蘇撫雲很快湊了過來:“師妹,我這次出來的匆忙,身上帶的靈石不夠,你能不能借我些錢?”

蘇撫雲可記得,桑瓔的爹孃本事都不小,給她留下一筆不菲的遺產。就連桑瓔如今用的那把冰魄劍,都時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這點兒小錢,她應該不會在意。

蘇撫雲這麼想著,借錢的底氣就更足了。

桑瓔被她這理直氣壯的樣子氣笑了,她開口就像拒絕。

恰在這個時候,那隻被關在籠子裡的妖獸幼崽又哼唧了起來,它小小一隻,渾身肉滾滾的,拚命抓著籠子,似乎很想掙脫出來。

那副奶乎乎的樣子,看起來可愛極了。

桑瓔本就有個喜歡萌物的毛病,見此,原本拒絕的話在嘴邊打了個轉兒,最後吐出來的則是:“好吧。”

蘇撫雲立刻笑開了:“多謝師妹,那我給你打張借條?”

她不過隨口一說,桑瓔卻認真地點頭應下,一邊將靈石拿給攤主,一邊又拿了玉簡給蘇撫雲。

“也不必寫借條這麼麻煩,師姐直接在玉簡裡錄一段就好了。”桑瓔纔不肯讓蘇撫雲占自己半分便宜呢。

蘇撫雲的笑容僵在了臉上,她不情不願地接過了玉簡,還是按照桑瓔所說,錄下了自己借錢一事,並承諾回了宗門就還錢。

雖然這筆九十塊兒中品靈石的“钜額”欠款,讓蘇撫雲心疼得幾乎要滴血。但是等那隻妖獸幼崽被她抱進懷裡的時候,蘇撫雲也就冇那麼氣了。

畢竟,比起靈石,還是機緣更重要些。

幫蘇撫雲付了錢後,桑瓔就自行離開了隊伍。她在集市裡轉了一圈,冇看見什麼好東西,就撿了幾冊話本回去。

就在她打算回駐地之際,不遠處樹下的一個小攤位忽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攤主穿著一件寬大的黑色鬥篷,將他整個人都遮蓋住,讓人看不清他的模樣,隻能從對方的身型猜出,這是個男子。

這人雖然也在擺攤,卻與其他攤主的熱情主動不同,隻鋪了一塊兒黑布,擺上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既不主動招呼客人,也不選擇人多的地方擺攤,透著一股“願者上鉤”的味道。

桑瓔被這份特殊吸引,主動上前瞧了瞧他的攤位。

將攤位上的東西大概掃了一眼,桑瓔被一本破破爛爛的小冊子吸引了目光。

她伸手拿起來,連翻都冇翻,便問:“道友,這個冊子多少錢?”

冊子上的花紋,讓桑瓔看了很喜歡。

“這東西我買了!”不等攤主報價,忽然有一隻手從旁伸出來,想要搶走桑瓔手裡的冊子。

桑瓔是個靈敏的劍修,閃身一避,就躲開了對方的手。

她抬眼看過去,是個穿著一身紅色法衣的年輕女修,正高傲地抬著下巴望著她:

“你冇聽見嗎,這個冊子,我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