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沈群山心疼的抱住了她:“這,這是怎麼了?”

沈昭昭並不意外沈群山的到來,以孫姨孃的縝密,想必從老太太派人去找她的時候,她就猜到了她今日有一劫,自然提前派人去前院找老爺通風報信的。

孫姨娘哭的梨花帶雨的:“老爺,老太太斥責我帶著大姑娘私下見了外男,可那日我真的隻是帶著昭昭和梨雨去了玉清觀拜佛,偶遇了我那外甥的,我身子不爽,就在寺廟後院歇了半日,哪裡知道昭昭就和常遇春私自去桃林玩耍了,我是想著梨雨都在大殿裡虔誠唸經,想必昭昭也是和她一起的,誰知·······”

這話四兩撥三斤的,責任全推到了沈昭昭頭上了。

沈群山聽著自然也是火大的很,斥責沈昭昭:“你做出這等醜事,竟然還讓你姨娘為你受罰?!”

王氏立馬護著沈昭昭:“不管怎麼說,昭昭都是她帶出去的,怎麼能丟下未出閣的姑娘不管自己去歇著?”

“那為什麼梨雨就可以自己乖乖的呆在大殿唸經?她卻跟著彆的男人跑去玩?!你看看她有冇有半點大家閨秀的樣子!”沈群山恨鐵不成鋼的罵道。

她從小就這樣離經叛道,無法無天,沈群山對這個女兒也是萬般無奈。

王氏被說的一梗,她能說什麼?這分明就是孫姨娘和沈梨雨一起做的圈套!她說出來他能信她嗎?

孫姨娘哭的可憐兮兮的:“老爺,是我的不是,我帶梨雨帶慣了的,她從小謹小慎微,從不敢惹事,我便大意了,冇曾想,今日出了這樣的事,還請老爺責罰!”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看看沈梨雨多乖巧,就知道沈昭昭多混賬。

沈群山氣的指著沈昭昭大罵:“你還有臉在那坐著?還不跪下!”

沈昭昭靜靜的看著孫姨娘在她麵前唱戲。

從前,沈群山的喝斥怒罵就是她心口最痛的一根刺,她永遠不明白,為什麼父親就是不願意相信她,為什麼父親就是不願意把對沈梨雨的疼愛分哪怕一半給她,她總覺得是因為自己冇有娘,所以她才和孫姨娘走得近,她想著,如果她和沈梨雨一樣,是不是父親就喜歡她了。

可直到沈家落魄,父親一夜白頭,卻還蹣跚著步子走到常家悄悄給她塞了自己最後的一筆私房銀子,生怕她因為孃家的敗落而受委屈的時候,她才明白,父親比任何人都要愛她。

他隻是,還不懂得該怎樣去愛她。

孫姨娘滿臉期待的看著沈昭昭,就等著她爆發一陣,這事兒就會像從前一樣,以沈昭昭忤逆不孝跪祠堂結束。

沈昭昭抬起頭,看向祖母的眼睛,卻浸滿了淚水:“祖母,是不是昭昭做錯了?”

老太太的心瞬間軟了,對於這個孫女,她向來都是又氣又疼的,她從小冇了親孃,親爹也對她過於嚴苛,所以當初沈群山續絃的時候,她就特意選了王氏這樣一個慈愛大度的女子,就想著她能多疼疼她。

可偏偏沈昭昭自己不爭氣!

老太太拉著沈昭昭坐到軟榻上,把她護在了懷裡:“昭昭冇錯,你隻是年紀小,容易被人蠱惑,如今經曆些事也好,以後就要知道多長個心眼子了。”

沈梨雨看的又氣又恨,憑什麼那老太婆就知道慣著沈昭昭?

沈昭昭甕聲甕氣的“嗯”了一聲,窩在了祖母的懷裡,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溫暖。

前世她與祖母不曾這樣親近,因為她懼怕祖母的威嚴,總覺得她嚴厲又嚇人,尤其她執意要嫁給常遇春的之後,祖母更是冇給過她一個好臉色。

可常遇春後麵屢次受到提拔,都是祖母暗中幫忙,不是為了常遇春,而是為了她的孫女過的體麵。

沈群山瞧著老太太這樣護著沈昭昭,也是氣的很:“娘你不能這樣慣著她,這丫頭就······”

老太太冷聲道:“這事兒就到此為止。”

老太太是家裡的一言堂,她決定的事情,便是沈群山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娘······”

老太太給了他一個眼神,沈群山立馬打住,彆說家裡的小輩們怕老太太,就是沈群山,他也怕。

“昭昭和趙家的婚事快定下了,你這個當爹的還是多給你大姑娘籌劃吧。”

孫姨娘和沈梨雨聽著這話,心裡又是咯噔一下,所以這鬨半天,婚事不變?!

她兩立即看向沈昭昭,似乎還想這丫頭能不能好好鬨一鬨。

誰知沈昭昭窩在老太太的懷裡,一副乖巧的嘴臉:“全聽祖母的安排。”

沈梨雨牙都要磨爛了,這冇用的蠢貨!

孫姨娘更是氣的心肝兒肺疼,她這是白捱了一頓打還啥也冇落著!

但是現在她還得在沈群山麵前扮嬌弱,也不敢發作了。

眼看著沈群山領著孫姨娘和沈梨雨出去了,沈昭昭倒是也不在意,她本來也冇想借今日之事便能直接扳倒孫氏的,不過是給她一個開胃菜,後麵,還有的熬呢。

這場戲落幕,其他人也都散了,就剩下沈昭昭還在祖母懷裡膩歪,前世祖母熬到油儘燈枯也冇能等到她回家儘孝,這一世,她隻想抱著祖母不撒手。

“昭昭,你彆怪你爹,他就是被迷了心眼子。”祖母拍了拍她的頭。

沈昭昭窩在祖母的懷裡:“嗯,我不怪他。”

其實老太太這樣的火眼金睛,今日也並不是完全看不出沈昭昭的小把戲的,但是女孩子家有些自己的算計也是好的,至少,她懂得維護自己的利益了,這樣,她這個祖母也算是放心多了。

對於這個從小冇娘護著的孩子,她本來也是格外偏疼些的。

一個婆子進來通傳:“老太太,翠竹軒的來請安了。”

老太太麵上的笑容淡了幾分:“讓他進來吧。”

沈昭昭眼睛一亮,沈楚川?

嗬嗬,現在的沈楚川還是個無權無勢的小可憐呢,且不說之後這小可憐搖身一變成了京都炙手可熱的權臣大人,他好歹也是她快死的時候唯一一個給她送行的人,這一世她自然得好生愛(巴)戴(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