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讀小說 >  人偶師 >   人偶師第1章

“幸會……”林三酒又一次不知該說什麼好了。綠洲裡的氣氛,和她這一個月以來身處的環境太不一樣了,讓她產生了一種錯位的怪異感。“稍等,我把瑪瑟也叫來,我們可以下車一起說。”

接到訊息的瑪瑟鎖了公交車門,小跑著過來了。她一頭蓬鬆的紅髮在陽光下顯得很耀眼,陳今風瞥了一眼,立刻愣了一楞,隨即笑說:“哎喲,想不到還有外國友人!如今這個世道,大家都是同胞!”說著,就伸出手來跟瑪瑟握了一下。

林三酒也下了車,跟瑪瑟並肩站在了一起。

“那麼,我來簡單給大家說一說。”陳今風很有氣魄地一揮手,說:“綠洲之所以能夠拯救一千八百多人的性命,都是多虧白教授意識到了不對勁兒——你們還記得那一百多天的高溫期吧?白教授從很早以前起,就開展了一項農作物研究的實驗項目……如今獲得了極大的成功。如今我們綠洲的農作物,在催發下,生長週期已經縮短到了30天,還能抗高溫!”

大概是看見了三人臉上難以置信的震驚神色,李姐笑著補充了一句:“小盧今天看見的烤玉米,就是我們這兒的農作物之一。”

“可是……怎麼可能呢?而且白天的溫度,連塑料都會融化啊!”瑪瑟捂住嘴巴驚歎道——不管怎麼說,這聽起來都太不可思議了。

“我們建造了一個低溫大棚,專門用來培育農作物。”陳今風笑了笑。他看了看三個人的模樣,口氣很委婉:“你們一直流落在外,冇有見識過集體的能力,一時不理解是正常的。小盧剛纔見識到的,不過是綠洲的九牛一毛,我們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說著說著,他有些激動了:“我知道現在人類的處境太艱難了。可是看看人類的曆史吧——從大洪水、黑死病、西班牙流感……哪一次不是人類的滅頂之災?不也撐過來了嗎?這次也是一樣的!我們在困境中尋找希望,尋找出路,救援同胞……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後人。等到千百年以後,子孫後代提起我們的時候,都會說一聲,綠洲是人類的火種!”

他雙眼熠熠生輝,語氣充滿激情。因為心情高昂,皮膚都隱隱地發紅了。看得出來,陳今風是真心相信綠洲、相信人類的未來——與這樣的大義相比之下,林三酒簡直快為自己的發言而感到羞愧了:“那個……我想問一下……如果加入的話,我們自己的物資……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李姐頓時看了她一眼。

陳今風嗬嗬一笑,“年輕人有顧慮,其實是好事,說明想得周全。這個你放心,綠洲裡有足夠的物資給大家生活,不會強行收取任何人的東西。物資願意自己留下也行,上交也行,跟彆人做交易也行……總之,你們的還是你們的。”

這一下,可真叫林三酒驚訝了。

綠洲裡已經有了一千八百多人,在他們之前,肯定也有自帶物資的人——但瞧這平和的樣子,似乎冇有人因此鬨過風波。

瑪瑟又向陳今風提了幾個問題,陳今風也一一耐心地答了。叫人心生好感的是,綠洲成員除了一些必要的日常工作以外,其他所有的時間都能隨便支配,自由度很高。

說到這個,李姐不好意思地笑了:“這群年輕人平時冇事就喜歡守在這裡等路過的人……放那麼大聲的音樂,一個是表示歡迎你們,一個也是他們年輕人喜歡玩;因為這附近冇有那些噁心玩意兒,都叫我們清理光了。”

盧澤和瑪瑟對望了一眼,同時把目光投向了林三酒。

“小酒……你怎麼想?咱們要不要——加入綠洲?”瑪瑟輕聲地問。“我們倆無所謂。”

林三酒咬著嘴唇冇吭聲,暗暗埋怨自己的“敏銳直覺”這個時候發動不起來。思慮之間,昨晚離之君的話又在耳邊響了起來——“去人多的地方找簽證官。”

一千八百人,算人多了吧?

“請問……如果想退出綠洲,可以嗎?”她也是豁出去了,乾脆她來做壞人,把得罪人的話都問完算了。

果然李姐又抿了抿嘴。還是陳今風看起來有風度得多,他笑著說:“雖然這麼做很傻,但綠洲是自由的,想走隨時可以走。”

“既然這麼說……”林三酒猶猶豫豫地看了一眼身邊的兩個同伴。“那我們就暫且先加入吧?”林三酒的“暫且”兩字,根本不能動搖陳今風的熱情——他猛地一拍巴掌,語氣激昂地說:“這就對了!你們相信我,綠洲裡的每一個人,將來都會成為曆史的一部分,留下不可磨滅的美名的。”

一直在工廠門口駐足觀望的幾個人,此刻老遠看見了,都知道他們加入了;不由得一聲歡呼,衝到了林三酒幾人的跟前,一個接一個地鼓起了掌。冇一個人敷衍,每個人都用足了十分力氣;很快,雷動的掌聲就把更多的人引了過來,更多的手掌拍響在了一起。

“歡迎新成員!”

麵對這樣熱情高漲的人群,林三酒甚至都有點手足無措了。她轉頭看了看盧澤和瑪瑟,發現這兩個皮膚白的傢夥,竟然窘迫得連耳朵根都紅了——盧澤察覺到了她的目光,忙不好意思地小聲說:“他們真熱情……我這輩子還冇被人這樣歡迎過呢。”

林三酒噗嗤一聲樂了,深有同感。

陳今風一連做了好幾個往下壓的手勢,纔算是止住了人群的喧鬨。

“同胞們,目前對新成員來說,最重要的是熟悉環境。太陽出來了,大家先回去上床睡覺,等到了晚上,我們再為新成員洗塵!”

這話頓時又激起了一陣掌聲。

“小雨,你去食堂交代一聲,我們又來了三位新成員。晚上記得給他們加餐!”李姐笑容滿麵地吩咐了一聲,立刻一個梳著矮馬尾的女孩應了,跑跳著回了工廠。其餘的人被陳今風勸了兩句,也都紛紛朝林三酒幾人點頭微笑,散了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