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薔和程昱的婚禮並不單純。

處處充滿著商業化的氣息。

在其中,甚至加入了慈善拍賣的環節。

雲薔一幅水平堪比小學生的素描,拍上了六十萬高價。

一雙她已經穿破的鞋子,拍出了九十萬。

到了最後的拍品。

她微笑著介紹。

「這是我和程昱的定情戒指。」

隔著螢幕看著她臉上的笑容,我有些惡劣地勾了勾嘴角。

酒紅色絲絨禮盒泛著淡淡的光澤,隨著她的打開,鏡頭切近,尖叫聲一片!

「天呐!這是什麼?!」雲薔低頭看去,嚇得把手裡的東西直接丟到了地上。

一根血淋淋的小指頭,就這麼滾了出來。

後方的巨大螢幕,原本滾動著雲薔和程昱的婚紗照。

突然一暗。

再次亮起,已經變成了一封手寫勒索信。

「雲微在我手裡。一個億,換她的命。」

直播鏡頭落在雲薔的臉上。

煩躁從她臉上一閃而過。

我知道,她討厭搶她風頭的任何人。

尤其是我。

但她不愧是我的戲精妹妹。

下一秒,就哭著撲入了程昱的懷裡。

「姐姐被綁架了?這不可能吧?」

「當然不可能。」程昱把雲薔抱在懷裡,臉上是粉底都遮不住地厭惡,「她怎麼可能被綁架?她是想要借我們婚禮的熱度炒作!」

賓果。

恭喜你答對了。

冇有熱度,你們又怎麼能跌入深淵?

不到五分鐘,警察就來到了。

他們第一時間封鎖了現場,同時要求所有直播關停。

但這不影響我繼續觀看。

我換了個手機。

打開監控畫麵的時候,剛好看到走在最前麵的刑警讓人把地上的小指頭撿起來,然後拿出一個證物袋,裡麵裝著一根無名指。

「今天早晨,警察局收到了一個禮盒,盒子裡裝著一封勒索信和一根手指。」

「經過 DAN 數據庫比對,手指的主人是雲微本人。」

「而勒索信……」

刑警拿出一份新的物證。

攤開。

上麵的字跡,和前方大螢幕上的勒索信一模一樣。

剛剛還信誓旦旦說我是趁著他婚禮炒作的程昱傻了。

雲薔也愣了一下,然後在程昱懷裡哭得更可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