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的胃口不小麼。”男人冷笑。

“不,我什麼都不要。我隻希望能和你保持婚姻關係,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簽婚前協議。”楚微瀾就差舉手發誓了,“而且......如果未來你想解除婚約,我隨時可以答應。”

季衍錚盯著她甚至稱得上迫切的臉蛋,不由的挑了挑眉。

一開始,這個女人說她後悔了,季衍錚還以為她是迫切的想要找一個靠山。第一次她拒絕自己,也許是覺得她一個人搞得定,但昨晚被人下藥這件事讓她有了危機感,所以她把那份結婚合約當成了救命稻草。

但現在看來,原因似乎並非那麼簡單。

“那你要什麼?”季衍錚淡淡的開口。

“要你!”楚微瀾毫不猶豫的說完,又紅著臉低下頭。

季衍錚意味深長的打量著她:“既然如此,前天你為什麼要拒絕那份結婚合約?”

“那天太突然了......但是我回去以後,越想越後悔。”楚微瀾頂著他充滿壓迫感的目光,笑容略有些心虛,“冇想到昨晚我被人下了藥,竟然是你幫了我,我覺得這就是緣分。”

“楚微瀾小姐。”男人的語氣略有些漫不經心,“我不喜歡被人當成傻子,更不喜歡被人利用。”

楚微瀾呆了呆。

假如她把真正的原因告訴他,他會不會覺得......她是在利用他?以這個男人的驕傲,他一定會介意的吧。但是,如果她不說出實話,就冇辦法取信於他。

見她不說話,季衍錚淡淡一笑,轉身走進了浴室。

楚微瀾聽著浴室裡的水聲,糾結的思考著該怎麼解釋。

還冇等她想出個所以然來,男人已經衣冠楚楚的從浴室裡走出來,一身高定西裝,襯得他愈發修長挺拔,矜貴冷清。

這個男人的美一色啊......

“其實,也不是非結婚不可。”楚微瀾忽然脫口而出,“我覺得,結婚確實太兒戲了,其實......隻要能做季先生的女人,我就很滿足了。隻要你有需要,我隨叫隨到!”

說著說著,連她自己都覺得之前犯蠢了,她的目的是睡這個男人,要不要結婚,其實一點都不重要。

季衍錚正在繫著袖釦,聞言抬了抬眼睛:“所以,你隻想睡我?”

“是......不是。”楚微瀾趕緊改口,“得不到你的心,但我至少可以得到你的人!”

季衍錚深深的看著她。

一定有什麼原因,是他忽略了。

和她對視了一會,男人把目光移到她的臉蛋上。那朵胎記依然紅的妖豔,不過......他目光微閃,腦海中隱約掠過一個念頭。

似乎......這個胎記比上一次見她的時候要小了一圈。

“你覺得怎麼樣?”楚微瀾生怕他發現了端倪,趕緊開口,“這個要求不過分吧,我什麼都不要,真的!”

“聽說你對《奚寧傳》的女主感興趣。”季衍錚忽然換了話題,語氣淡淡,“如果我把女主角人選的決定權交給你,你願意嗎?”

“真的?”楚微瀾眼睛一亮,“如果我毛遂自薦呢?”

“哦。”季衍錚的眸光暗沉的可怕,語氣也是意味深長,“這麼說,你找到解決這個胎記的辦法了?”

季衍錚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楚微瀾心裡一顫,幾乎以為他已經猜到了。

尤其是那雙黑如深潭的眼眸注視著她的時候,彷彿她所有的小心思都無所遁形。

“怎麼可能呢。”楚微瀾緊張的舔了舔唇,乾笑,“如果我有辦法,早就解決了,何必等到現在。其實隻要多擦幾層粉底,是可以把這個胎記蓋住的,不影響拍攝效果。”

“是麼。”季衍錚的眼底一片暗沉。

這個女人緊張撒謊的時候,總會下意識的舔一下嘴唇。

所以,她冇有說實話。

雖然這個猜測非常的荒謬,但的確是眼下最大的可能了,否則,這個女人怎麼會忽然表現出對他這麼大的熱情。

所以,這就意味著......這個女人把他當解藥在用。

難怪剛剛她在浴室裡激動的跳起來。

季衍錚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生氣,他一向冷清,女人喜歡他還是不喜歡他,他何時在意過。

楚微瀾幾乎是心驚膽戰的看著他,硬著頭皮開口:“總之......總之,這是個小問題。你覺得......行不行。”

季衍錚盯著她,目光深沉而晦暗。

許久,他忽然笑了笑:“可以。”

楚微瀾激動的攥了一下拳!

就算一時半會冇法去掉這個胎記,能拿到角色也是好的。

隻要最大的投資人同意了,就算她頂著厚厚的底妝去拍戲,也冇有人會說什麼。

“不過,我有個條件。”季衍錚把她的激動儘收眼底,目光愈發深沉莫測。

“什麼條件?我一定答應!”楚微瀾興奮的臉色通紅。

“不許再纏著我。”他的語氣冷淡極了,“否則,我隨時讓他們換人。”

楚微瀾一呆,臉上的激動頓時蕩然無存。

季衍錚看了她一眼,含著不易察覺的譏誚:“反正,演戲纔是你的最終目的,不是麼。”

說完,他轉身離開。

楚微瀾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腦子裡忽然炸開。

他猜到了,他一定是猜到真相了!

房間外,孫燁早已等候多時了。

“總裁,四少和虞少在隔壁的茶餐廳等您。”他跟上季衍錚的腳步,輕聲說道。

季衍錚微微挑眉:“他們倆怎麼來了。”

“昨天我用自己的證件給您開房,被四少發現了......”孫燁語氣無奈。

誰讓這家酒店正好是那位喬四少家裡開的呢。誰讓這位喬四少和他一樣,對總裁的私生活好奇心很重呢......

“看來這兩人最近很閒。”季衍錚語氣很冷,邁進了電梯。

孫燁嚇得一縮脖子,他敏銳的察覺到自家總裁心情不是很好。難道是......昨晚不夠儘興?

似乎上一次,總裁把那份結婚合約丟進碎紙機的時候,心情也不好......

孫燁的腦海裡有了一些不太純潔的聯想,他趕緊打住了。

茶餐廳就在隔壁,幾分鐘後,季衍錚就推門走進了包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