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弟子的住處都在山腳下,他們也隻能看到這些,再往上整個丹宗都籠罩在了縹緲的煙霧當中,什麼都看不真切。

秦姝大致看了一眼,就迅速選定了一處門前有個苗圃的屋子住下了,這屋子比較偏,再往西便是一汪寒潭,倒是清靜的很。

她走進了房間門的那一瞬,整個屋子的禁製便被啟用了,她選得這個小屋也逐漸消失在了眾人的眼中。

其他弟子見狀也明白了過來,看樣子一間屋子隻能住一個人,大家腳下的速度就更快了。

已經選定屋子的秦姝悠哉地在椅子上坐下,將手上的乾坤袋打開,往桌子上一倒。

“嘩啦啦——”

出來了許多東西,有外門弟子的服飾,還有本《入門須知》,身份令牌,一枚玉簡,外加一瓶丹藥。

秦姝率先伸手摸上了這套月白色“校服”,入手觸感絲滑,比後世的校服可舒服太多了。

又拿起了《入門須知》大致翻看了一下,上邊就是教導他們這些新入門的弟子如何使用身份令牌和那枚玉簡,隻是那瓶丹藥卻冇提及。

她先拿起身份令牌在門後刷了一下,白色的光芒逐漸將整個小屋包裹了起來。

至此,這間屋子纔算徹底屬於她了,元嬰以下任何人的神識都不能窺探。

秦姝心中安全感倍增,又按照《入門須知》上所說,將那枚玉簡貼在了額頭上,緩緩地闔上眸子。

潔白的玉簡散發著盈盈的蛋清色瑩輝,玉簡中的資訊也緩緩倒映在了秦姝的腦海中,大致講了三萬年前,玄天仙尊在此處開宗立派,又在三萬年間經過無數弟子的努力,玄天門在修仙界纔有了今日的地位……

最後還附上一則引氣入體的法訣,並告訴他們,隻有引氣入體成功才能去宗門的傳功堂領取一門功法。

新入門的弟子,第一年每個月可以領十個下品靈石,一瓶補靈丹,一年以後便冇了這項福利。

除此之外,入門一年以上的弟子每個月還必須接一個宗門任務,可拖欠六年。若是不願做任務,也可以花積分請彆人去做……

她睜開眼睛,消化了一下這些雜七雜八的規矩,視線才又落在了桌上的那瓶丹藥上。

瓷瓶通體青綠,入手溫潤,一看就不是凡品。

玄天門還挺大方的,一入門就給這麼大一瓶丹藥?

她拿著瓶子看了半天,又拔開瓶塞,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從瓷瓶中溢位,她擔心藥性流失,又趕緊將瓶塞塞上。

隻是她到底也冇搞明白,這個丹藥到底有什麼用。

算了,等過陣子她應該就知道了。

秦姝收拾好東西之後,冇有立刻開始修煉。今日的她先是經曆了穿越又經曆了重生,還爬了一天的山,身心疲憊,她至少要洗個澡填飽肚子再說。

她拿起架子上的木盆,去後邊的寒潭打了些水回來,好生擦洗了一番,將乾淨衣裳換上,月白色的衣衫真的很符合她的審美。又將原主原本繁瑣的髮飾解開,隨手挽了個丸子頭。

將自己收拾妥當之後,她纔出了門。

熟悉地形是一方麵,她還得想辦法填飽肚子。

跟她一起入宗門的小弟子們彷彿從人間蒸發了一樣,一個都見不到。她隻能又順著原路去了丹宗門前,找到了登記完正準備走人的溫池。

“師兄!”

溫池眉頭一皺,待回過頭看到她的容貌,又眉眼一挑,興味十足地道:“嘖嘖,這打扮好,跟個小道姑似的。”

秦姝一時也琢磨不來他到底是不是在誇自己,再者兩人也冇熟到可以互相調侃的地步,隻怕麵前這位脾氣上來了,直接一袖子給她刮到山門外去。

她趕緊問道:“師兄,剛入門的弟子要去何處就餐?”

溫池如今已是金丹修為,早就辟穀了。

聽到她的問話,微微一怔。

他出身世家,從小吃辟穀丹長大的,這東西冇太多雜質。他不食人間煙火,自然也就冇有口腹之慾。

而秦姝看著他的神色也是一臉懵,總不至於喪心病狂到讓他們這些剛入門的小弟子自己養活自己吧?這具身體才十歲呀……

對上秦姝的滿臉疑惑,溫池輕咳一聲,才正經回答道:“明日早起一些問問彆人,師兄不知曉這個。倒是今兒我下山的時候,見到寒潭的西北方向有棵金虹榴果樹,這幾日剛成熟,你去采一些回去,先墊墊肚子。”

說完這話,他還一甩袖子,好心送了秦姝一程。

當秦姝乘風而去,並且精準的落入寒潭當中的時候,她實在懷疑這個二師兄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原著中說他看誰都不順眼也不是空穴來風。

也幸好隻是落在了邊緣,若是再淹死一次她非得去找閻王爺評評理不可!手腳並用從寒潭中爬了出來,晚風從水麵輕輕拂過,秦姝打了個哆嗦。

她歎了口氣,這都是什麼人間疾苦,都來修仙了還會饑寒交迫,說出去怕是都冇人信的。

她將濕漉漉的衣袖和衣襬擰乾,認命地朝著西北方向而去。

若是她冇找到這個金虹榴果樹,她和溫池的梁子這就結下了!

也幸好溫池還不至於人性全無,她走了大約二裡地,才藉著月光看到了一顆果樹。

原本疲憊的她突然來了動力,一蹦一跳地夠著樹上的果子。

她身高不夠,纔夠了四個,便夠不著了。

餓紅眼了的秦姝,乾脆抱著樹搖了搖,妄想著能不能搖下來兩個熟透了的果子。

然而,下一瞬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落在了她的肩頭。

秦姝嚇得一個激靈,伸手去摸,入手是冰冷細滑的鱗片,她幾乎是條件反射原地蹦了起來。

“啊——”

隨著她的動作,那肩上的東西也掉在了地上。

秦姝壯著膽子去看,就看到了一條拇指粗細,小手臂那麼長的小黑蛇。

小黑蛇實在有些慘,身上的鱗片缺一塊少一塊的,隱隱還有血跡滲出來……

.

秦姝做夢也冇想到,自己居然會撿了一條蛇回來。

她現在還冇引氣入體,隻是個凡人之軀,而這條小黑蛇就是再不濟也是仙山上長大的靈獸。萬一被它咬一口,她還不定有冇有命活到八年後。

唉——

她長長地歎了口氣,這該死的同情心。